图功易成功难的意思

2017-03-20 16:36

成功难,不成功更难。你可以不思成功,但你的生活不会因此而轻松,你追逐成功,你会因此而生活得更好。以下是小编为大家整理的关于图功易成功难的意思,欢迎阅读!

图功易成功难的意思:

允祥是康熙皇帝的第十三个儿子(序齿后),也是雍正一生最为亲任的兄弟兼实际意义上的首辅。允祥目前有两个截然不同的生辰,一个是清康熙二十五年十月初一,另一个是清康熙二十五年二月初一。由清史编撰委员会编写的《清代人物传稿》(上编由中华书局出版)上编第九卷中允祥的词条中明确写到“生于康熙二十五年二月初一”,而南开大学教授冯尔康的《雍正传》(人民出版社出版)中则说是康熙二十五年十月初一。迄今为止史学界也没有一个比较明确的说法。

允祥的生母是章佳氏,籍隶镶黄旗满洲,根据史料记载,清康熙二十六年十一月二十七日生育和硕温恪公主,而这位公主的生辰目前没有什么分歧,按照公主诞生的日期看,康熙应该在允祥出生不久(按照十月初一的记载)最多相隔两个月就又临幸了章佳氏。从这里看似乎是应该选取二月初一的说法,然而,根据雍正自己的说法则是指出允祥生于十月初一,具体可以参见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的《清世宗朱谕第16函》,上边有雍正给允祥生日的贺联,允祥是雍正最为看重的弟弟,所以,他的生日雍正应该不会记错,再者,雍正的生日是十月三十日,和允祥的生日比较巧合(一个初一,一个三十),相信出入不大。再有康熙朝的起居注中也点明康熙皇帝在康熙二十五年年底去过章佳氏的住处。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允祥生母章佳氏病故时,康熙的爱子第三子多罗诚郡王允祉居然因为剃头被康熙出乎意料的大加斥责,丢了郡王的爵位,降为贝勒。而皇三子是在章佳氏去世前一年才新封的郡王(清康熙三十七年),恩眷正隆,康熙这么严厉处理皇子起因不过是礼节这在康熙在位的六十一年中也是唯一的一次,于此可见康熙对章佳氏的喜欢程度。

“子以母贵”,允祥自幼就受到乃父的重视,经常追随康熙出巡四方,允祥其人大抵比较沉稳、持重,康熙晚年皇子争位不休,允祥积极配合他的异母哥哥也就是后来的清世宗,因此受到责罚,终康熙最后十年,允祥都没有起色,而且,允祥的身体本来也是十分强健的,宗人府的圈禁让允祥的健康损害很大,这也是他后来英年早逝的因素之一。

允祥在雍正即位以后得到非常重用,先后充当很多重要事件,包括会考府、军机处、办理皇帝山陵等,允祥可以说是雍正一朝实际的首辅,雍正对宠臣们说:“尔等大臣为朕所任用,虽百千聚集一处,朕所依赖未必如王一人也。”冯其庸写的《曹雪芹江南家世考》一书中披露曹雪芹一家被查抄以后,雍正给曹家的朱批中明确提及他们被划到允祥的管辖之下是他们极大的造化,雍正在朱批里面称呼允祥为“王子”,也是极其亲热的口吻。雍正早年指斥年羹尧、隆科多招权揽势,而允祥的差使比任何人都重、都多,而雍正对此竟然毫无疑心,这也说明雍正对允祥的信任超过了一般人。

清世宗此人被清史专家郑天挺称为“一代奋发有为的帝王”,雍正一生比较勤政,日本史学研究者佐伯治曾说:“康熙宽大、乾隆疏阔,若无雍正整饬,满清恐早衰亡。”而事实上,允祥在雍正政治革新的过程中起了十分重要的作用,只是由于允祥做人低调、行事谨慎,所以,很多事情并不为人所知。

比如允祥对弟弟允礼的推荐就很能说明问题,允礼在得知雍正即位的消息之后一度表现失去常态,以致于雍正对他并不喜欢,以后允祥发现允礼的能力就密奏皇帝,雍正对允祥的奏折一向是重视的,也就这样允礼逐步走向权力顶峰,封为果亲王,成为雍正身后的顾命王大臣之一。而允祥的更深的心机则远非如此,延续二十年的康熙皇子皇太子之争让父子兄弟之间宛如仇敌,这种骨肉相残的悲剧允祥本人是深有体会的,而且这种做法也不利于统治阶级内部的稳定,允祥建议雍正重用允礼不仅仅是出于允礼的能力,更是统一战线的必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借以稳固朝局,这才是允祥的本来意图,然则,“恩出自上”,这一层意思,允祥并不点破,让雍正来施恩,雍正自然也明白弟弟的苦心孤诣。自允礼以后,其他的弟弟也先后得到雍正的提拔重用,基本结束了康熙朝党争带来的巨大裂痕。

雍正曾经有过一段论述自古君臣境遇的名言,他说:“凡人臣图功易,成功难;成功易,守功难;守功难,终功难。为君者,施恩易,当恩难;当恩易,保恩难;保恩易,全恩难。”允祥对此是了解的非常的透彻,这也是他在雍正朝始终屹立不倒始终受到皇帝的信用的根本原因所在。上面允礼的例子就是一个明证。雍正说允祥“为国荐贤举能之处甚多”,然而允祥从不以此自矜,也因此雍正公开对所信用的大臣点明允祥对他们的推荐,而且还公开鼓励大臣和允祥保持交往,他对亲信们说:“王子公廉忠诚,乃当代王大臣中第一人,尔等知之。”自古以来像雍正、允祥兄弟这么推诚相见的君臣也不多见。

允祥生日时,雍正写来贺联说“君臣兄弟永永吉祥”,允祥逝后,雍正亲自给允祥选取墓地,并且不惜违背死者生前的遗愿,出自特恩给允祥建立超规格的陵寝。而有清一代亲王谥号之前加诸“忠敬诚直勤慎廉明”八个字之多的也只有允祥一个人而已。

不过,允祥的后人并没有他这样的心机,他的儿子弘皎、后代孙子载垣等人就因为不够精敏而先后丢了官爵乃至性命。

图功易成功难的事例:

昨天看到陈道明老师的一段节目评论视频。节目的主题是击鼓与杂技的多元结合。设计很有创意,传承之余掺杂进现代表演方法,观赏性和艺术价值都很高。参演人数多,动作难度大。

表演结束轮到点评团点评的时候,有一位年轻人说了这样一句话“这样的表演对这些孩子将来生活并无益处。”接下来陈老师反驳时说的几句话让我赞同之余又记忆犹新:

“你们一定要努力,但千万不要着急。”

“每一张脸都是不一样的,你们都独一无二。”

这让我忽然想起来小时候的一件事。

我打小就数学成绩不好,天生对数字不敏感,没天赋。通过刷题勉强维持到高中,可是因为课业难度增大,数学成绩直线下滑。记忆中分数最低的时候,总分150,我考35。在分数至上的高中时代,班主任又恰好是数学老师,最喜欢说的一句话就是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

所以我理所当然被边缘化:座位从开学时按成绩排的第二排,没觉来就已经到了倒数排。身处理科重点班,数理化成绩不好就几乎要了我的命。从好学生到差生,从云端掉落的落差让我拼了命的学数学,整天泡在题海里不肯出来。

不愿意与同学交流,更不愿意同父母沟通。上学下学形单影只,学校里也没什么朋友,走在路上都在背公式。并不懂什么行之有效的学习方法,以为和以前一样背些公式,多做些题就万事大吉。

结果可想而知:新知识摄入让我应接不暇,题海战术又疲于应付。之前积累的知识库存很快见底,新的知识又无法行成系统。成绩不见上涨,身体却垮的很快。周身气场负能量满满,用我妈的话说,就是目光呆滞,双眼无神,身形枯槁,整个人行尸走肉一般。

但说实话,即使求学坎坷,我也从来没想过放弃。我想的很清楚,无论过程怎样,我要拼过一把才知道自己行不行。以这个很英勇悲壮的姿态坚持到分班考试,我孤注一掷选择了文科。但是在我们那个三十八线都占不上的小地方,文科的同义词是无能。

周围亲朋师长都普遍认为,不学数理化,出来没工作。而且我数学并非强项,其他科目又与其他人拉不开太大差距,学文科除了自以为是的“天赋”外,并没有什么优势。但我依然坚持了我的选择,也为之付出了代价—复读一年。

第一次高考失利,觉着天空灰暗,世界末日。然后在进入社会和沉心复读的选择中纠结了一个暑假。在决定复读前那天晚上,我在本子上写下了这句话:“你一定要努力,坚决不能放弃,千万不要心急。”

时至今日再回头看看,那一年说长不长,收获的东西却能惠及一生。第二次高考后我幸运的上了一所不错大学的传媒系,如今也做着与之相关的我喜欢的行业。当年那样近乎绝望的拼命努力,让我学会了吃苦和忍耐。前途茫茫的复读,让我学会了坚持和等待。

如果我当年再心急一些选择进入社会,我或许已经踏上了不一样的道路。所以我如今依旧笃定一个真理:你不要对不起自己,上天就不会辜负你。你一定要努力,但千万不要心急,你想要的和该收获的,时光都会给你,所有的付出都会为你铺上一条花路。

同样给我类似体验的,还有来自于我朋友芦苇身上的一件事。我的读者朋友们(并没有)也许看过芦苇的故事。芦苇当年在刚毕业那家公司工作的时候,遇到的困难并不少。上司的刁难,同事的嘲讽,工作的困难都是常事。

相恋两年,男朋友的毅然离开才是对她最大的打击。因为外务合作,工作需要较好的英语口语。为了赶上差距,她每晚都要上夜校,回家还要加班赶工作。那时候睡觉说梦话都是在背单词。通宵达旦做方案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哪天如果不用加班才让人啧啧惊叹。

甚至她很快就从失恋分手的伤痛中走了出来—工作并没有给她伤春悲秋的机会。可是她一点儿都不急。我有时候心疼她,工资不涨职位不升,我急的乱跳,她却淡定自若。因为她一点都不急,她说该来的总会来的,只要做好迎接的准备就好。

果然,不久后,她就升了职加了薪,离梦想越来越近。社会是很残酷,而且也很功利,可是它逻辑简单。你值多少,它就会给你多少。而我们穷尽一生,不正是在拼命的提高自己的价值吗?没有量变的积累就没有质变的飞跃。

你努力提升自己,它也不会轻易辜负你,不要心急,该来的总归会来找你。而且你急也没用。不要总抱怨你不升职加薪,要看看自己的努力值不值更好的。总有人比你能力强,却比你更努力。每一个人都是独一无二,全世界只有一个你,不论大小,你总有你的独特价值。

我不会告诉你,只要你努力,就能立刻逆袭。我只想告诉你,只要你努力,我们都能做一个独一无二的,平凡却可贵的自己。千错万错,你的付出不会有错。所以,年轻人啊,你一定一定要很努力,但千万千万别心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