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推广营销销售案例分析

2017-02-27 08:51

通过案例分析增加信息量,对先验概率进行修正,从而提高决策者对未来可能性的把握,达到降低决策风险的目的。那么下面是小编整理的微信推广营销销售案例分析相关内容,希望对你能够有所帮助。

微信推广营销销售案例分析

微信推广营销销售案例分析一

李晶和罗丹:创业卖香肠和鸡蛋 平均每天卖蛋3000枚

香肠、鸡蛋、农家坛子菜,是人们最喜爱的传统食品,但现在人们很难吃到这几样食品的原味了。在邵阳,两位美女通过电商平台又把它们原汁原味地摆到您的餐桌上,吃上一口就唤起儿时的记忆。她们把土鸡蛋和手工自制的香肠通过电商销到全国各地,近一年已发展代理商150多家,微商们送给她们两个既别致又贴切的外号:“蛋姐”和“肠妹”。

她们爱好旅游和跳舞唱歌,喜欢参加文艺活动。她们说,带有理想主义色彩的“文艺范儿”让创业更有激情、更有趣。当然,“儿时的味道,妈妈的手艺”背后,蕴含的是有诗意的情怀和说不尽的故事。

“肠妹”叫李晶,90后;“蛋姐”叫罗丹,80后。她们是湖南某公司的创始人。文艺女孩为何选择做“村姑”忙农活?在山茶花盛开的季节,三湘都市报《创周刊》记者闻着“记忆中的味道”采访了两位美女。

A

一见如故,姐妹相遇碰出创业火花

邵东灵官殿镇大云山远近闻名,李晶和罗丹的家就在这里,一个家住民主村,一个家住夫和村。

小时候,最让李晶和妹妹高兴的是家里杀年猪,母亲会做出让人“嘴馋”的香肠。从小,香肠制作工艺就刻在了李晶记忆的底片。

高中毕业后,李晶选择了湖南农大动物医学专业,希望学成回家后能帮到父母扩展自家的养殖场。2013年大学毕业后,她真的回到家乡与父母一起养起了猪。2015年,她开始发展猪肉加工产业链,香肠成为首选。

无独有偶,与李晶相隔不远的夫和村,有一位姑娘叫罗丹。小时候,放学回家帮妈妈捡土鸡蛋是她童年最快乐的时光。“将来一定要办一家好大好大的养鸡场,捡好多好多的土鸡蛋。”梦想,在少女的心里扎下了根。

罗丹家里条件苦,初中毕业后就跟着院里的堂哥堂嫂到深圳打工。两年后,她听说玩具厂毒性大,便回到了家里。在家乡邵东,罗丹先后做过茶馆、饭店、面包店等行业的服务员。“那时候很苦,每月工资才三四百元。自己留点零用钱,剩下的寄给爸妈。”罗丹的眼里泛着泪花。

2007年是罗丹人生的转折点,她跟着远嫁浙江的表姐一起到浙江开店做服装生意,表姐出钱开店,罗丹进货卖货,几年下来罗丹挣得了创业的第一桶金。“既然创业就要做自己的品牌。”2014年冬,罗丹回到家乡重拾儿时的梦想,决心办一家养殖场。

2015年初,李晶和罗丹在一个朋友的聚会上初次见面。她们聊儿时的梦想,聊家乡的趣事,当聊到养殖和电子商务时,两人相见恨晚。聚会后,两人合计着一起创业。

“既然选择回乡创业,那么项目肯定要和农村、农民、农产品联系起来,高大上的东西我们不去沾,扎扎实实围着土特产做好文章。”采访中,李晶笑着说,“人们总是怀念记忆深处的那种味道。其实我们做的事情就是想还原食物的本味,把记忆中的那种味道呈现出来。”一拍即合,李晶和罗丹注册了湖南某农产品开发有限公司。

B

微商代理,产品畅销全国

“现在养鸡都工厂化了,在商场买回的鸡蛋硬是少了点什么味道。”于是,她们下定决心,产品一定要最正宗的土鸡蛋。爱吃鸡蛋的“蛋姐”罗丹就发挥特长,负责土鸡养殖项目。

“现在市场上香肠品种繁多,口味也是千奇百怪,还有些香精味甚至盖过了肉质的味道。只有农户养殖的猪肉纯手工制作、炭火烤制,顾客才会喜爱。”“肠妹”李晶对香肠情有独钟,说起香肠滔滔不绝。

公司成立一年,她们已建立4个土鸡养殖基地,生态山林里五谷杂粮放养。因为品质有保障,土鸡蛋有了一群相对固定的“粉丝”,3元多一个的鸡蛋平均每天能售出3000多枚。去年春节前还出现了一蛋难求的局面,有一家企业一次就下单1100箱,过了5天货才发出去。

“肠妹”李晶则师承当地一位做了几十年香肠的老师傅,用什么部位的肉,放多少盐,腌渍、熏制多长时间都很讲究,反复试验并改进后,香肠项目也正式上线,原味、甜味、麻辣等多种口味可满足不同人群。“绝对不加防腐剂等添加剂,仓库也没有一根事先做好的香肠,都是按订单现做现卖。下一步我们要推出香肠熟食,打开包装直接可以吃到屋里的味道。”李晶一脸严肃。

“你看,又有一位广州的客人发微信要订20斤香肠。”这是李晶当天的第16单生意。

现在,公司已在全国各地有158个微商代理,也为其他电商平台和线下供货,并建有网站、公众号微信商城和淘宝店铺。

C

坚守传统,做中国第一生态农产品

“山村林地好风光,阿妹来把土鸡养,生态养殖鸡儿欢,土鸡蛋啊不愁销。”5月3日,在邵东魏家桥镇包留村一组的土鸡养殖场里,李晶和罗丹提着篮子,哼着自己编写的歌谣捡拾土鸡蛋,欢快的歌声在养鸡场回荡。

鸡蛋真不真,一扫便知晓。员工在每个绿壳土鸡蛋包装盒上贴上二维码标签,只要拿手机扫一扫,就可在视频上看到土鸡养殖的整个场景。“传统推广太贵也不够精准,我们会深耕微信,做一对一的交互平台。”李晶说,当第一批贴上二维码标签的绿壳土鸡蛋发到微信上时,没花一分钱的推广费竟获得了数千浏览量,一时订单不断。

“农村有很多的好农产品,这些东西又是城里人梦寐以求的,我们通过‘互联网+农业’平台,实现田间到餐桌的无缝对接。”对创业鱼(微信号:cyy2022)说起规划,李晶思路非常清晰,要以“发现乡间美味”为宗旨,提供“妈妈手艺和儿时味道”,发展绿色生态农业。 “只要我们不改初心,用心经营,相信‘土里生金’绝对不会是一句空话,我们用行动证明,生养我们的这片土地可以让更多的年轻人实现梦想!”对未来,她们信心百倍。

如今,李晶和罗丹在当地已小有名气,经常会有创业青年上门取经。李晶和罗丹说,公司将迁往新邵县电商产业园,结合当地特色农产品开发新品,年底之前想推出黑猪香肠。“我们的目标就是做中国第一原生态放心绿色农产品,让您感受纯正的传统美味。”

创客说

“不改初心,生养我们的这片土地依然可以实现梦想。”——李晶

“创业花朵,只有奋力拼搏全心浇灌才能绚丽地绽放。”——罗丹(三湘都市报 文/图尹建国 陈志强 陆益平)

微信推广营销销售案例分析二

微信卖菜:小农女送菜的净菜生意探索

“小农女送菜”这个微信公共账号背后,有不少有意思的“违和”点:这个以女生自居的账号,是三个大男人建的;而作为一个在微信卖菜的公众账号,核心团队3人中有2人都来自腾讯团队,他们的卖菜生涯甚至是以腾讯大厦为起点的。

目前主要在深圳科技园附近送菜的“小农女送菜”提供的也是半成品(初步清洗处理的净菜),而它特别的地方在于用微信卖菜。在用户前一晚用微信预订后,团队会在早上5点采购菜品,并在3点多以前完成对食材的装配,通过自建物流完成下午4—6点的配送。而用户这边则可以在下班前收到送来办公室(或家里)的新鲜菜品,到点回家就能做饭。

试水微信卖菜,优劣都分明

在渠道上首先采用微信,是“小农女送菜”和其他同行不同的策略。联合创始人陈喆说,他们会在一段时期内都采用微信为主的方式去卖菜。在陈喆看来,微信可以让他们更容易、快速地通过社会化增加粉丝,而且交流更亲切,还可以每天提醒用户下单。

而从他们现实推广的结果来看,微信公共账号带来的转化率也要更高。当印有“微信卖菜”的传单到手,用户会因为好奇,更自然地扫个二维码关注一下账号。

此外,从用户行为来看,通过手机下单更符合用户平时对设备的使用。用户通常会在晚上吃完饭以后开始考虑第二天的菜品。到晚上私人时间,没有太多人会依旧坐在电脑前,但玩手机却是常有的事(移动化趋势明显)。

能够做到圈用户也是他们在微信上卖菜的一个优势。在账号的运营上,“小农女”正想办法让他们的每日推送看着不像广告。他们发给用户的消息并不只是今天菜品的广告,还会发一些有关饮食人文、创业想法的交流。

在他看来,关注了账号的人可能只有三四成是真的有买菜需求的,但也要想办法把他们留住。当“小农女”送的不只是菜,还做水果零食的生意,这些用户总会存在购买的人群。

但微信也有不完美的地方,目前通过微信送菜,“小农女送菜”只能通过货到付款的方式结账,过程不够简练。他们计划建立web网站的一部分原因,也是移动端的支付体验还没有web端做得这么好,在网站上可以轻松办到预充值的业务。

用游戏的运营思路卖菜

陈喆介绍,“小农女送菜”这个项目实际上在2013年5月份就开始筹备内测了,当时他和另外一位合伙人还在腾讯工作。为了让生鲜从0到1做起来,都做过微信游戏、了解社区产品策划运营的两人想到用游戏的运营思路,通过内测——试运营——上线的思路做产品、流程的优化和规范化。

他们首先面向腾讯人开始内测的生意,一开始用每天固定30单、每单亏10块的方式去做生鲜的尝试,整个过程都与宣传打通。因为是限量的,用户需要将公众账号推送的文章转发到朋友圈才有机会买到9块9的菜。这给他们后期带来了不少好处:因为单量有限,问题的影响可以控制,而且可以优化;而因为内测的都是腾讯人,他们很理解内测阶段产品的不足,愿意积极提意见;内测期间积累了用户基数,不至于开门做生意时因为没有用户而感到低落(最初的信心很重要)。

而到内测中发现的问题得到优化进入试运营阶段的时候,他们开始不限单量做测试,借此预估团队开门营业以后能够承受的单数。在这个测试阶段,社会化的营销推广也是一直进行的。

当初很多想法不切实际

对生鲜的想象和生鲜的落地有明显的落差,这个看起来被认为有强需求的产品有时并不是想象的样子。

在最开始的时候,为了不分散采购能力,他们做的是每天提供用户8个菜,就像国外的一些午餐递送服务那样。但在运营的时候他们发现,用户做饭的差异化还是挺大的,8个菜根本无法满足。到现在他们已经有60—70个菜品供用户选择。而这样的转变其实并没有太影响采购,因为很多菜其实是不同食材的排列组合。

让陈喆深刻意识到的,还有强需求的表象下,很多人买菜的习惯其实是不存在的。“如果你觉得从0开始做生鲜,两个月能做到100单,那你就太乐观了,没做过生鲜的人可能感受不到。”到目前为止,物流是他们认为最为困难的事情,生鲜对物流的及时性要求让他们在前期只能慎重再慎重地去选择配送范围和区域。所以目前他们仍只面向写字楼白领。

点评:掘金“圈层文化”

重庆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廖成林认为,“小农女”的定位准确,如今移动化趋势明显,通过手机下单更符合用户平时对设备的使用,而接受这种消费方式的群体大多是白领,与他们所推广的目标人群不谋而合。他说,“小农女”相当于是利用新型社交媒体和现代物流管理手段打了一个“组合拳”,解决了线下“最后一公里”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