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莲花的经典散文

2017-01-15 14:30

莲花的叶子突出在水面上,那迁细的茎支撑着叶子,叶子中衬托着几朵艳丽的莲花和花苞。那莲花真绮丽,话中心有一个圆锥形的莲蓬。下面是小编给大家带来的关于莲花的经典散文,供大家欣赏。

关于莲花的经典散文

关于莲花的经典散文(一)

偶尔会到植物园看荷花,如果是白天,赏荷的人总是把荷花池围得非常拥挤,生怕荷花立即就要谢去。

还有一些人到荷花池畔来写生,有的用画笔,有的用相机,希望能找到自己心目中最美丽的一角,留下一个不会磨灭的影像,在荷花谢去之后,能回忆池畔夏日。

有一次遇见一群摄影协会的摄影爱好者,到了荷花池畔,训话一番,就地解散,然后我看见了胸前都背着几部相机的摄影爱好者,如着魔一般地对准池中的荷花猛按快门,有时还会传来一声吆喝,原来有一位摄影者发现一个好的角度,呼唤同伴来观看。霎时,十几位摄影的人全集中在那个角度,大雷雨一样地按下快门。

约摸半小时的时间,领队吹了一声哨子,摄影者才纷纷收起相机集合,每个人都对刚才的荷花摄影感到十分满意,脸上挂着微笑,移师到他们的下一站,再用镜头去侵蚀风景。

这时我吃惊地发现,池中的荷花如同经历一场恶梦,从恶梦中活转过来。就在刚才摄影者吵闹俗恶的摄影之时,荷花垂头低眉沉默不语地抗议,当摄影者离开后,荷花抬起头来,互相对话——谁说植物是无知无感的呢?如果我们能以微细的心去体会,就会知道植物的欢迎或忧伤。

真是这样的,白天人多的时候,我感到荷花的生命之美受到了抑制,躁乱的人声使它们沉默了。一到夜晚,尤其是深夜,大部分人都走光,只留下三两对情侣,这时独自静静地坐在荷花池畔,就能听见众荷从沉寂的夜中喧哗起来,使一个无人的荷花池,比有人的荷花池还要热闹。

尤其是几处开着睡莲的地方,白日舒放的花颜,因为游客的吵闹累着了,纷纷闭上眼睛,轻轻睡去。睡着的睡莲比未睡的仿佛还要安静,包含着一些没有人理解的寂寞。

在睡莲池边、在荷花池畔,不论白日黑夜都有情侣在谈心,他们是以赏荷为名来互相欣赏对方的荷花开放,有时我看见了,情侣自己的心里就开着一个荷花池,在温柔时沉静,在激情时喧哗,始知道,荷花是开在池中,也开在心里。如果看见情侣在池畔争吵,就让人感觉他们的荷花已经开到秋天,即将留得残荷听雨声了。

夏天荷花盛开时,是美的。荷花未开时,何尝不美呢?因为所有的落叶还带着嫩稚的青春。秋季的荷花,在落雨的风中,回忆自己一季的辉煌,也有沉静的美。到冬天的时候已经没有荷花,还看不看得见美呢?当然!冬天的冷肃,让我们有期待的心。期待使我们看到未来之美。

一切都是美的,多好!

最真实的是,不管如何开谢,我们总知道开谢的是同一池荷。

看荷花开谢,与看荷畔的人,我总会想起禅宗的一则公案。有一位禅者来问智门禅师:“莲花未出水时如何?”智门说:“莲花。”

禅者又问:“出水后如何?”

智门说:“荷叶。”

——如果找到荷花真实的心,荷花开不开又有什么要紧?我们找到自己心中的那一池荷花,比会欣赏外面的荷花重要得多。

在无风的午后,在落霞的黄昏,在云深不知处,在树密波澄的林间,乃至在十字街头的破布鞋里,我们都可以找到荷花的心。同样的,如果我们无知,即使终日赏荷,也会失去荷花之心。

这就是当我们能反观到明净的自性,就能“竹密无妨水过,山高不碍云飞”,就能在山高的林间,听微风吹动幽微的松树,远听,近闻,都是那样的好!

关于莲花的经典散文(二)

如莲的心事,静守在忘忧河畔。用虔诚的心,期盼着终有与你一夜相守的缘,哪怕在梦中。幽幽的呼唤君归来否?!

------------诗韵华轩*梦娃娃

为了今世与你续缘,我已在佛前跪求了五百年,哪怕佛只允我一次与你相见,不求长相厮守。你说,为了能够和我相见,已在菩提树下守候了五百年,日夜等候,如能一次相见,不求携手白头。

佛渡有缘人。今世红尘中的你,风流,狡颉,桀骜不驯,心性如魔。因与佛无缘,无人能约束你。只因遇见了我,便与佛结缘,唯我可渡你。佛说:“无爱无欲而成佛”。我不是你的佛,我贪恋红尘如何成佛?所以,我是你的劫。而你却说:“你前世为莲,与我有前世缘,今世红尘,你为渡魔而来。我已在劫难逃!”

彼此的双眸碰触在邂逅的那一刻起,我就翻阅着前世写下的诗行中寻觅,你是否会是我为缘而轮回了几千年的那个人,你我曾经如何许下今生来世的约定,或许,也就在前世缘灭的那个午夜,在流星划过的一瞬间我们彼此为了今生相约而许下了愿。

我问佛,前世我出处哪里?我是佛吗?如是,佛可以爱上魔吗?不求长相厮守,不求携手白头。佛无比慈祥,笑容如同海纳百川的水,深不见底。

佛说,佛是智慧,德行,慈悲最高的成就者。是念念为众生的人,众人心中都有自己的佛。如魔眼中有你,心中有你,你便是他的心佛,是他认可的佛。不论佛还是魔,都逃不过缘,爱。生死相守是永远的幸福,十年渡,百年枕,那是千年的缘,你若爱,不求比翼飞燕,并蒂青莲吗?

我爱,盼长相伴,携手双仙。哪怕前世祈求得来今世的相遇,会孕育着相守的甜蜜或是离别的痛苦,哪怕是花开在梦里,月隐于山中,我都会感谢月老,红线得牵。佛又说:“若爱,那就笑着面对,随心,随性,随缘。哪怕会有改变,也是一朵花开的时间。”

是否?前世离别的那一天,我们都没有留得住时间,只能把爱封锁在心田,期待着来世再相恋。今生就算你是魔,就算世界忘记了永远,爱你的心永远不会改变,不管生命还要轮回多少圈。

一曲清幽的梵唱,唱响了残雪初融后的期盼,为了和你的再次重逢,我把思念的每一个角落铺满了花瓣,延绵辗转了千年,与柔柔的风儿一起等待你的拥抱。不再惧怕枯涩的花瓣一转身会是天涯,我都会心甘情愿。

“如我愿吧!红尘有爱。无论是魔,或是佛,虽不能祈求长相守共白头,只有一夜相依,我心也甘。”我说。那如花开般的声音悦耳动听,你笑了,笑得那么开心,那样惬意……

那一夜,风停了,雨住了,月儿隐了,星光淡了,忘忧河旁的柳树也睡了。唯有我和你,相拥着依立在忘忧河旁。忘忧河里,借助着淡淡的星光,折射出一朵青莲,安静的睡在宽大的莲叶上,洁白的花瓣幽幽的吐露着檀香,河水深处,长长的水草柔柔的飘荡着……

你的手,小心的捧起莲花,指尖划出令人痴迷的弧度,旋转在花瓣的边缘,花瓣与水草在你的抚摸之下柔弱的让人爱怜,仿佛万物世界都投入到了你的热情愤涨的血液里。那一刻,缕缕清香拂面,我听到花瓣在呻吟……

那一夜,莲花开了!佛,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