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字写花的随笔

2017-01-05 16:56

花非花,有爱的同学总能从花中找到同感。下面是小编给大家准备的800字写花的随笔,希望你能喜欢!

800字写花的随笔

800字写花的随笔篇一

世界上有这么一种东西,它既不惊天动地,也不泣鬼神。只是让你在刹那间,有一种感动,一种发自内心的感动,一种无可抑止的感动。尽管,花开无声。

花开无声——坚强

夕阳渐渐西下,我站在窗口望着那一抹淡淡地红色,心里不知怎么地,掺杂了几分忧愁。正当我转身时,突然看见一只黑色的小虫慢吞吞地在我的书桌上爬行着,漫无目标地这里走走,那里走走。我皱了皱眉头,正准备把虫子拂下,却不料这只黑色的小虫子把我放在书桌上的胶水瓶给弄倒了。顷刻间,胶水像发洪水一般争先恐后地漫了出来,小虫顿时陷在这“汪洋万顷的大海”中。我突然起了兴趣,想看一看这只小虫会如何解决面前的困难。是放弃?还是坚持?

我蹲在书桌旁,仔细地观察小虫的一举一动。起初,小虫奋力的挣扎着,挥动着数不清的手脚,但胶水仍然把它牢牢地禁锢在这“大海”中。过了一会儿,小虫的动作渐渐慢了下来,最后停止了挣扎。我嘲讽地笑了笑,没有动作。但就在这时,小虫却做出了令我惊讶的举动_它竟然咬掉了自己被胶水粘住的手脚,走出了“大海”!刹那间,我的眼前仿佛盛开了一朵花,一朵美丽的花,一朵有坚强所组成的花。尽管,花开无声。

花开无声——善良

这是一段很长很老的古巷,墙上的砖块已参差不齐,窗框上朱红色的漆早就泛了白。一个老乞丐蜷缩在这老巷的尽头,他的眼神是那么无力,与这断壁残垣似乎极巧合地构成了一幅落了色的古画。来往的行人丝毫没有注意这个乞丐,尽管乞丐褴褛的衣衫是那么刺眼,枯黄的面容是那么憔悴。我叹息地摇了摇头。这时跑来了一个小姑娘,她似乎对这儿的路很熟悉,一蹦一跳地来到了乞丐面前,在那个破碗里放入了两块硬币。乞丐抬起头,眼里好像盛开了一朵花,不美但很灿烂。女孩说:“老爷爷,过两天我再来。”只听见巷外传来了一声刺耳的叫喊:“宝宝,你买到冰棍了吗?快点,吃完了就回来!”

女孩惊慌地应了一下,便跑向了小巷的尽头……

我愣住了。原来世间还有这么纯洁的奇葩,尽管,花开无声。

花开无声,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惊喜,更是“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的感动。尽管,花开无声。

800字写花的随笔篇二

缓缓回头,遥望长安城,那里依旧歌舞升平,繁华喧嚣,可是早已不属于自己。她的心中不再有彷徨,不再有留恋,带着坚毅的眼神,转身飘然离去。

昭君就这样告别了皇宫,孤独地前往漠北,只有手中那把琵琶相伴。

回想刚刚金銮殿上,皇帝惊讶的眼神。“丰容靓饰,光明汉宫,顾影徘徊,竦动左右。帝见大惊,意欲留之。”美人纤姿,天生丽质。带着超凡脱俗的美,昭君淡然地转过身,怀抱琵琶远去。淡紫的氤氲,乳黄的凤霭,在凤尾香罗之间缠绵缭绕,化作一声叹息,跌落在紫金琉璃的大殿上。

那一瞬间,我似乎闻到了一股淡雅的清香。是花开的气息。因为不肯贿赂画师,被丑化而遭冷遇,被打入冷宫三年。青春靓丽的岁月,昭君这朵含苞的花却迟迟没有机会开放,既然在深宫中不能找到自己的价值,那么还是离开吧!去那黄沙漫天的漠北,去寻求绽放的青春,寻求终身的幸福,寻求人生的价值。

琴声悠悠,夕阳西下,在树影斑驳的古道上缓缓前行。这一次,她毅然决然不再回头。微闭双眼,纤纤玉指轻抚琴弦,优美的音乐肆意流淌。“谁说出塞的曲子太悲凉?如果你不爱听,那是因为歌中没有你的渴望。”纵是绫罗绸缎,锦衣玉食,又怎能比得上族人的幸福安康?橘红色的落日似乎眷恋着这凄美的琴声,久久不肯落下;路边的树木摇晃着枝干,随着音符摆动;鸟儿落在树枝上,用婉转的声音和唱。“请用美丽的颤音轻轻呼唤,我心中的大好河山,那只有长城外才有的景象。”脚步匆匆,不远处的地平线上,一片褐黄而温情的土地正敞开胸怀,迎接这位肩负重任,远道而来的女子。

昭君出塞后,“边城晏闭,牛马布野,三世无犬吠之警,黎庶忘干戈之役”,汗匈两族团结和睦,国泰民安。昭君用自己的青春,换来了天下的太平,也成就了自己的无悔。大漠长风,歌声如涛,传颂着一个女子不朽的传奇。昭君,这朵悄悄等待了三年的奇葩,终于在塞外边疆璀然绽放。

虽千年而余韵。这个感动了历史的女子,用自己的跌宕传奇,诠释了生命的真谛。长袖轻拂,峨眉淡扫,落雁之姿,家国道义,这朵集温柔与刚毅、隐忍与坚强于一身的花朵,将永远地绽放在漠北,永远地绽放在世人的心中。

800字写花的随笔篇三

一代女皇武则天曾给花儿下过一道诏书:“明朝游上苑,火急报春知。花须连夜发,莫待晓风吹。”一时间凛冽的寒风中百花争艳,默默抵御着狂风的袭击,还怕扫了人间帝王的春兴。众花叛离,百花之王牡丹怎能忍受这般戏弄?她一身萧索立于万花丛中,以王者之尊维护着花界秩序。女王的霸气与花王的傲气无声地斗,但属草的又怎能斗过属人的,只得无声无息的被贬到东都洛阳。

少年,也如花。

常听人说,儿时的我们是稚嫩的花苞,倏地,我们长大了。是花儿开放了,无声无息,我们也在惊讶,怎么开放的如此之静,如此之快!突然想起了浪花,平静中突然激起,只有撞击在耸立不屈的巨岩时才会开花。开的也是那么静,那么轻,那么快,声,几乎全无。

是这样吧,也曾有人说:女人如花。

女人如树上的花,开过就谢,因为她们曾来到过春天,所以春天不因恒在而寂寥,他们也从不以春日短暂就收敛光芒,仍在每个春天演绎着相逢,在每个春天接引那些与春天相约的心。要开的,正开的,开过的……都无声无息的履行自己的使命。

仅仅少年,女人如花?不,当然不。

那些已花甲,年至古稀的老人,是一种在生命中耀眼的灿烂开放的花,他们乐观。

那些三四十岁帮助人们的中年们,是一种虽淡致却也勇敢地如小草的花,他们敢担当。

那些远在异国他乡为妻为子打工的青年们,是一种思念的热爱的花……

太多太多,任何人都是会无声开放的花,只是花期不同罢,总有一天你会发现自己已经绽放了,虽然之前没有预兆,绽放的过程也是无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