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前恐怖鬼故事

2016-12-07 15:11

睡前鬼故事虽然会给人一些恐惧感,但是把它作为睡前阅读的故事也是不错的选择,下面这些是小编为大家推荐的几篇睡前恐怖鬼故事。

睡前恐怖鬼故事1:我做了什么

江漓感觉很恐惧,因为她找不到肖楠了。

她怀疑自己把肖楠和相关的记忆片段一起丢失在了什么地方,甚至,是自己杀死了他!因为这段时间她的记忆在偷偷地丢失,虽然那都是肖楠说的,她自己并没有什么感觉,但确实有一些解释不了的现象发生了。

比如肖楠说他们一起去游乐园玩过山车的时候,自己很突然地说要杀死他才解恨,但自己完全不记得曾去过那里,但是肖楠拿出了门票,上面还有自己调皮的签名,而且还有他们在游乐园的合影。比如肖楠说她曾经突然在商场里放声高歌,虽然自己完全没有印象,但她再次走进那家商场,所有的工作人员真的都对自己偷偷地指指点点。

有好几次,她走进肖楠的办公室都看见他慌慌张张地往抽屉里藏东西,她假装没看见,然后背着肖楠偷偷打开抽屉,里面是一摞很新的日记本,每一本都只用了一页,那一页上写满了“肖楠我要杀死你”!无一例外都是她的笔迹!后来她问肖楠,肖楠说她已经说过好多次要杀死他,而且还写下来,肖楠偷偷地藏一本,她就再买另一本。对于此,她全无印象。后来,肖楠找了一个特别好的医生给她检查了一下,说她得了一种很奇怪的病,脑神经无损伤,但存在记忆片段丢失的可能。

让江漓不明白的是,为什么自己丢失的记忆片段里那么执着于杀死肖楠?他们彼此相爱,她从没想过要杀死他,也没理由,但现在肖楠真的不见了。

江漓发疯地寻找,完全找不到,所有的朋友都不知道肖楠去了哪里。她隐约觉得,是自己杀死了他,并藏了起来!

也许他就躺在床下的地板里,也许是被分尸剁肉冲进了下水道。江漓越想越真,越想越害怕。终于,她在衣柜底下找到了摔进去的摄像机。摄像机早没电了,她充上电开始看,看得自己毛骨悚然!画面里,她拿着打开的摄像机放在了茶几上,尽管没有录到脸,但是很明显,那及地的红绸睡衣,那可爱的小兔拖鞋,是自己的没错。

录像机放好了,她先进了厨房,出来的时候她手上已多了一把寒光夺目的菜刀!然后她进了卧室,接着,卧室里传来肖楠的惨叫声。过了一会儿肖楠冲了出来,他的血已经染红了睡衣和地板。江漓立刻追了出来,她歇斯底里地大叫着,她疯狂地砍杀着,鲜血不停地飞射。摄像机被撞掉了,然后又踢到了衣柜下面。画面已经只能录到他们的脚。终于肖楠扑倒在地不动了。江漓喘息着,抓住肖楠的腿拖进了厨房……

江漓崩溃了。她没想到最可怕的猜想成了事实!现在他尸骨无存,都不知道被自己扔到哪里去了,这样的自己凭什么活着?自己根本就是个疯子,狂魔!江漓惟有死,让自己的灵魂去地下找肖楠。

江漓做了很多准备,她怕自己会丢失了自杀的想法,丢失了发现真相的记忆。幸好她没有,她很成功地自杀了,从肖楠公司的顶楼一跃而下。

肖楠完成了自己的一人独游计划,回来后他还没来得及分发礼物,就听说了江漓的死讯!怀着无比悲痛的心情,他亲自操持了所有的丧葬事务。

所有人都替他感到惋惜:他们是那么相爱,结婚七年仍恩爱如恋人,如今她却撇下了他。

所有人也都不解:江漓那么幸福,有一个那么爱她的老公,而且从没听说她有任何心理疾病,她为什么会自杀呢?

一天忙下来,肖楠感到很疲惫,表演是个比奔波更累人的活儿!好在这么久的计划,仿笔迹,p照片,制作假录像,所有的这些努力终于一点点成功地把江漓引向了死路!

现在他拥着漂亮温柔小巧可人的黄雨晴,感觉自己所有的苦谋都是值得的。

“亲爱的,我想去酒吧。”黄雨晴娇滴滴地依了上来。

“好好!”肖楠捏了捏她的小鼻子,得意地笑着,起身拿起了车钥匙。

市里发生了一起车祸,车里的一男一女当场死亡。据警方调查,那辆冲下立交桥的高级轿车的刹车系统和转向系统都遭到了破坏。

大家都在猜测:为什么在刚刚处理完妻子丧事的夜晚,公认的好男人的模范,京豪公司年轻的总经理肖楠会和一个陌生女子一起死在轿车里?

绝没人会想到,江漓自杀前,怕自己丢失了有自杀念头的记忆,做了很多让自己必死的准备。包括破坏了自己家车子的刹车系统和转向系统!

睡前恐怖鬼故事2:守夜

我老家是西北的一个小村子,由于地理位置太过偏僻,每次回去我都不得不忍受长时间的旅途折磨,有将近三十多个小时是在火车和汽车上度过。

那年冬天,等我到家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三轮摩的在我付了钱后,一声轻鸣便消失了,大门内的老柴狗却警醒地吠个不停。“谁啊?是二小子么?”母亲的声音从屋内传了出来。我应了一声,母亲趿着棉鞋,给我开了门。

吃完母亲给我煮的一碗酸菜面后,我才想起一直没见到父亲。

“村头张家的老头过世,你爸守夜去了。”母亲仿佛看透了我的心思。

我所在的村子很小,因此谁家有点事,大家都会出份力,特别是丧葬之事。我们村有守夜的风俗──在人死后,村里每户出一人,拎着一卷黄纸来到主事人家,然后围坐灵堂前,静静地守上一夜,算是对死者的缅怀和悼念。

我对母亲说了一声,便朝张家走去,一进门就看见了灵堂前的父亲。他和大伙围坐一圈,中间是一个破搪瓷盆做的火炉,里面是烧得通火的老树根。我的眼光越过围坐的众人,看向他们身后的灵堂,一张帘子挡住了我的视线,帘子前一个小方桌上放着香炉,里面插着几根线香和一支细竹棍,棍子上系着引魂幡,幡上是曲曲折折的符文。香炉旁边是一盏清油小灯,随着我进来的一股风将油灯的火焰吹得东西摇晃,衬得整个灵堂更加诡异。

我和认识的长辈、同辈打了招呼之后,便让父亲回家休息去了。

守夜是一件很耗人精力的事情,大家就那么坐着,除了聊天,基本没有其他娱乐,对着一盆火,耗着时间。许是白天坐车久了,在火盆旁坐下没多久,我的眼皮就开始打架,面前温暖的篝火更是滋长了困意,我不知不觉睡着了……

一股冷风吹醒了我,睁开眼,才发现灵堂的门敞开着,之前围坐一圈的人此时一个也不剩,只有火盆里的木炭无力地烧着。我站起身,伸伸懒腰准备回家,这时,一只手从一旁的阴影里伸了出来,我下意识地退开一步,睡意全无。

那只手拿了一些劈好的木头,放到火盆里,火光较之前亮了一些,阴影中露出一张脸来──是个老头儿。他穿着一件不知年月的大衣,支着高高的领子,半张脸陷在里面,只露出两只眼睛和一撮花白的胡子。

“谢家仔,想不想听个故事啊?”

父亲姓谢,村里长辈一般都这么叫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