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官镇陈阁老故居导游词3篇

2016-12-07 12:19

陈元龙,字广陵,号乾斋,世称广陵相国,亦称海宁相国,清代相国(宰相)又称阁老,故其故宅俗呼“陈阁老宅"。下面是为大家带来的盐官镇陈阁老故居导游词,希望可以帮助大家。

盐官镇陈阁老故居导游词范文1:

陈阁老本名陈元龙,字陵,号乾斋,清雍正朝太子太傅、文渊阁大学士,宫至宰相,世称广陵相国,也称“陈阁老”。其故居位于浙江省海宁县盐官镇堰瓦坎。这个宅子本是著名学者王国维的先祖、宋朝的王沆所建,当时称为“王氏园”,有“浙西园林之冠”的美誉。宋葛胜仲游王氏园后有《临江仙》云: “倦客身同舟不系,轻帆来访儒仙。春风元已艳阳天。夭桃方散绵,高柳欲飞绵。千古海昌佳绝地,双凫暂此留连。通宵娱客破芳尊。兰亭修禊事,梓泽醉名园。”

明朝时,此宅为太守陈与郊所有,名“隅园”。明晚期陈元龙的曾祖陈与相得此园,至陈元龙拜相后,将它改建扩大,并把大门改为竹扉,又增建了双清草堂,还移建了筠香馆,有皇宫内院之气派。初名“遂初园”,后乾隆皇帝赐名“安澜园”。清陈卿《安澜园记》中记载:“庭广数亩,宽平如坻,栏俯清流,毅纹渺远,望隔湖山色,在烟光杏霭之中。夏日荷翠翻风,花红绚日,虽西湖三十里,无以过之。”可见此园盛况。

提到乾隆和陈阁老,这里还有一段有趣的传说。相传陈阁老本是海宁的一位大盐商,康熙年间,陈阁老入朝为官,与雍亲王一家常有往来。据说,雍亲王和陈阁老两家夫人同年同月同日分别生了孩子,雍亲王让陈家把孩子抱入王府看看。不料,等孩子再送出来时,陈家的胖小子竟变成了小丫头。而那胖小子,就是后来的乾隆皇帝。

乾隆的身世一直是个谜,百姓们为何会有这样的猜测呢?也许和乾隆下江南有关。乾隆一生曾六次南巡,其中有四次到海宁,而且每次都驻跸陈氏家中。乾隆还曾在陈阁老生前的书房内挥笔写就“双清草堂”四字。有人因此猜测,乾隆是为探访身世而来的,当他得知身世后,写下“双清”,寄寓“双亲”。这些猜测未免牵强附会,但乾隆皇帝四次幸驾“安澜园”却是无争的事实,难怪袁枚也做诗感叹:

百亩池塘十亩花,擎天老树绿槎材。

调羹梅也如松古,想见三朝宰相家。

据说陈阁老死时,乾隆曾亲赐祭葬文。但祭葬文宣读之后,却没有依照惯例镌刻成墓碣,而是当场被焚烧于墓前。这一异常的举动曾引起人们的推测,有人认为或许祭文中有难言之隐,不便公开于世罢了。正因为种种传言,以致陈阁老及其故居成了后人们议论的焦点。如今斯人已去,徒留悬念。虽然它是个永远无法解开的千古之谜,但人们的兴趣并未因此而有所减退。就算只能在“安澜园”中默默地凭吊,默默地猜想,也是一种很美的享受。

盐官镇陈阁老故居导游词范文2:

盐官镇与清朝王室们有一层斩不断理还乱的关系。

我们乘汽车一驶进海宁,沿途便看到“乾隆故里,观潮胜地”的巨幅大字,观潮胜地是货真价实,而乾隆故里却是大有文章在内。

众所周知,乾隆皇帝是雍正皇帝的亲生儿子,无论是《清史稿》还是皇家的玉谍上都有明文记载,可是有时历史也会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制造出了雍亲王与海宁盐官镇陈阁老调换儿女的故事。

传说雍亲王胤禛早年无子,后生下一个女儿,恰巧此时朝臣海宁陈阁老生下了一个儿子,两个孩子同年同月同日出生,在为无子继承王位的忧虑中,雍亲王想出了一个巧妙的调包计。以庆贺两个孩子周岁为名,把陈阁老及其家眷骗进了府中,乘机用女儿换走了陈阁老的儿子,陈阁老明知中计却敢怒不敢言,吃了哑巴亏以后,只好把女孩送回盐官镇抚养,而儿子从此永远留在了雍王府,男孩长大后做了清朝入关后的第四位皇帝,他就是清高宗乾隆。这个故事由于在民间流传甚广,影响很大,后又被香港作家金庸先生写进了《书剑恩仇录》中,因此以讹传讹,海宁人便把盐官镇当做了乾隆故里。其实乾隆的身世非常清楚,他出生后“洗三”的金盆今天还在雍和宫内供人参观,哪里会有如此的调包计呀!

几百年来,在坊间偷偷流传,大量文学作品也以此故事为蓝本,延伸出各场精彩好戏。

在盐官,几乎人人都能讲一口好故事,绘声绘色地向您描述雍正是如何偷龙转凤,掉包自己与陈阁老的儿女的,盐官人深信不疑:乾隆的生父正是这位清代大学士陈元龙陈阁老。

关于乾隆的身世之谜,盐官坊间传说是这样的:

康熙皇帝的儿子们为了争夺皇位,是个个绞尽脑汁、用尽手段。其中又以四子胤禛(即后来的雍正皇帝)野心最大。由于康熙传位时年数已高,所以挑选接班人时既看儿子,更要看孙子,而雍正的三个儿子,没有一个得到康熙的喜爱。此时,雍正最宠爱的熹妃钮钴禄氏再次临盆,与陈元龙妻同时生产。钮钴禄氏产下一女,陈氏则诞下儿子。雍正闻讯让陈元龙抱着儿子前来,问陈元龙:“你得的是龙还是凤?” 陈元龙自知不可回答是“龙”,便沉默以对。雍正大怒,呵斥:“难道你得的是龙么?” 陈元龙大惊,急忙否认。雍正大笑,“不是龙,那么就是凤喽。”于是,陈元龙的儿子变成了女儿,也从此守口如瓶,再无人知。那一块奇特的九龙匾,莫非就是给陈家的一点安慰?

陈元龙的陈阁老宅位于古城里最具特色的一条老街上。来到陈阁老宅,在门口便被来了个下马威,门槛竟高达一米,甚至比海神庙的门槛还要高。据说当年乾隆南巡到海宁,幸临陈家,询问陈元龙家事。等他跨出正中竹扉门时,命把门封了,对陈元龙说:“以后除非天子临幸,此门不得轻易开启。”

乾隆一生中曾四次南巡,每次都入住海宁陈家安澜园,同时命画师将园状绘图带回宫中,将圆明园中的四宜书屋景点略加改造,亦命名为安澜园。

安澜园如今已经不复存在,只有一块幸存的石碑“漾月”保留下来,当地人称隐喻“养育”。而陈家的一座三开间厅得乾隆御赐为“双清草堂”,谐音“双亲草堂”。

“双清草堂”往南,拐角处有一座十分隐蔽的阁楼,据说这座阁楼便是当年与乾隆掉包的公主“九小姐”生活的地方。“九小姐”在陈家生活了16年后嫁于江苏常熟的世族大家。

从此,阁楼常年紧闭,掩盖在一棵茂密的罗汉松下,多少秘密,就这样随着年月悄无声息地流逝。

盐官镇陈阁老故居导游词范文3:

即清代太子太傅、文渊阁大学士、礼部尚书转工部尚书陈元龙

陈元龙,字广陵,号乾斋,世称广陵相国,亦称海宁相国,清代相国(宰相)又称阁老,故其故宅俗呼“陈阁老宅"。 陈元龙(1652—1736)字广陵,号乾斋,浙江海宁人,清朝大臣。康熙二十四年一甲二名进士,授编修,直南书房。郭琇劾高士奇,辞连元龙,谓与士奇结为叔侄,招纳贿赂,命与士奇等并休致。语互详士奇传。元龙奏辩,谓:“臣宗本出自高,谱牒炳然。若果臣交结士奇,何以士奇反称臣为叔?”事得白,命复任。累迁侍读学士。元龙工书,为圣祖所赏,尝命就御前作书,深被奖许。上御便殿书赐内直翰林,谕曰:“尔等家中各有堂名,不妨自言,当书以赐。”元龙奏臣父之闿年逾八十,家有爱日堂,御书榜赐之。四十二年,再迁詹事。以父病乞养归,赐葠。时正编赋汇,令携归校对增益。上南巡,元龙迎谒,御书榜赐之闿及元龙母陆。之闿卒,丧终,召元龙授翰林院掌院学士。

五十年,迁吏部侍郎。授广西巡抚。值广东岁歉,广西米价高,元龙遣官诣湖南采米平粜。五十四年,修筑兴安陡河闸,护两广运道。并於省城扩养济院,立义学,创育婴堂,建仓贮谷。五十七年,擢工部尚书。六十年,调礼部。

世宗即位,命守护景陵。七年,与左都御史尹泰同授额外大学士,寻授文渊阁大学士,兼礼部尚书。元龙在广西,请开例民捐谷得入监。李绂为巡抚,请以捐谷为开垦费。上责其借名支销,命元龙诣广西清理。绂旋奏:“元龙分得羡馀十一万有奇,除在广西捐公费九万,又助军需十万。今仓谷尚有亏空,应令分偿。”及授大学士,命免之。十一年,以老乞休,加太子太傅致仕,令其子编修邦直归侍养。行日,赐酒膳,令六部满、汉堂官饯送,沿途将吏送迎。

乾隆元年,命在籍食俸。寻卒,赐祭葬,谥文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