励志故事吧里的故事

2016-12-20 13:47

只有创造,才是真正的享受,只有拚搏,才是充实的生活,下面这些是小编为大家推荐的几篇励志故事吧里的故事。

励志故事吧里的故事

励志故事吧里的故事1:美国大学生毕业后都去了哪里?

在一个自由和宽容的社会里,没有继续升学的动机和压力的美国大学生们,毕业后的选择五花八门。

我大学一年级的好友杰西卡和阿什利,大学四年为那千回百转的法语意乱情迷,为那凯旋门卢浮宫的传说魂牵梦萦。毕业前对着山姆大叔提供的各种大好就业机会愁眉不展,总觉得今生不能在法国生活便好比亚当缺了根肋条,于是毅然报名去法国教中学生英语,一毕业便去了巴黎边上的小镇。后来在纽约的时候,我不时收到她俩的照片和信,照片上的女孩子笑靥如花,套头毛衣、格子呢裙、齐膝长靴,穿着打扮竟俨然如巴黎女郎。我不禁为她们追求自己生活的勇气和胆量钦佩不已。

另外三四个朋友因为对非洲向往不已,通过非营利性机构去南非当志愿者教英语。机构不给他们报酬,只是提供住宿和膳食,他们追求经历而不图报酬。另外一位好友克里沃是位忧国忧民的典型代表,申请了美国政府专门为大四学生提供的为期一年的研究基金,远赴南美洲的玻利维亚研究当地的饮水和膳食卫生,并积极参与当地的政治生活。玻利维亚是一个政局动荡的国家,是世界上最危险的地方之一,我们每天都为克里沃忧心忡忡。

热衷于中文和中国文化的克里斯廷,毕业后在中国背包旅游半年。在旅游途中偶然被《华尔街时报》中国版的总编辑慧眼识珠,成为该报驻北京的财经记者。经济课上的佩尼,二年级就因为荣登《花花公子》封面而引起全校轩然大波,前两天寄来了相片,已经搬去了意大利,成为Prada正式的签约模特。

麦克子承父业,远赴中东走进了美国驻沙特阿拉伯大使馆,在那个硝烟如此浓重之处继续展现他的招牌笑容。

跟文理学院的学生相比,商学院的学生们本能地热衷于商场。每年,90%以上的商学院学生们从美国各个地方飞向纽约的华尔街,飞向西雅图的波音,飞向伦敦的证券交易所,飞向东京的房地产公司。美国大学生毕业后,全世界都会有他们的舞台。

励志故事吧里的故事2:弱点变成了我的强势,我的矛盾丰富了我的人生

我还没有开始生活,就已经经历了死亡。

在我出生前三年,我的哥哥在七岁时死于脑膜炎,这使得妈妈悲痛欲绝。哥哥的早熟、天才、善良和俊朗曾带给她无数快乐,他的夭折对母亲来说是一个致命的打击,她始终没有从悲伤中走出来。

父母的痛苦只有通过我的出生才得以减轻。可他们的不幸仍然渗透到他们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里。在母亲的子宫里,我就已经感觉到了他们的痛苦。我的胚胎浮游在忧郁的胎盘里,他们的抑郁寡欢从未离开过我,这既是一种创伤——它带来了一种感情疏远,也带来了一种我不如他的意识。因此,我所有的努力就是要赢回我生命的权利。

我首要的选择就是不断挑衅,以引起周围人的注意和兴趣。

哥哥活了七年,我觉得他是一个天才,一个我人生的标准。父母爱哥哥,但并不宠他,父母对我却是溺爱无度。自我出生的那一天起,父亲给予我过分慷慨的爱。于是,我只有通过妄想,也就是骄傲的自我吹捧,才得以消除不断的自我质疑,学会通过填补他人情感真空来过自己的生活。

我一生下来就具有双重身份,有一个多余的哥哥,我必须先杀死他,才能拥有我自己的位置和死亡的权利。

一天下午,在菲格拉斯的玛利亚兄弟会员小学,我走下石梯,要去操场玩,突然有种冲动想从楼梯上跳下来,不过当时没能这么做。但第二天,我跳了下去,摔在了底层的楼梯上,鼻青脸肿,老师和同学们都非常惊讶,被我的行为吓坏了。我引起的震惊几乎让我忘记了疼痛,大家都来关心我,所有人都在注意我。几天之后,我又做了同样的事情,这次跌倒时我大声地喊,结果所有的目光都投向我。我又跳了几次,在同学们的担心中我自己的恐惧完全消失了。每一次我走下楼梯的时候,全班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我一个人身上,就好像我正在做礼拜。我在一片寂静,也就是通常所说的死一般的寂静中走着,吸引他们的注意直到最后一刻。我的人格重生了。

我从中得到的奖赏远比造成的麻烦要多。我会经常一时兴起,从墙上跳下去,仿佛要冒最大的危险才能抚慰心灵的焦虑。我甚至成了一个技艺高超的跳跃者。我觉得每一次跳下去,青草、绿树、鲜花似乎都离我更近了,让我对现实有了更深层的认识。

跳过之后,我感觉轻快多了,我可以正常地和存在的事物分享一切,可以“听见”我的感觉。我在同伴面前往下跳,让他们产生和我一样甚至比我还大的忧虑,在他们眼中,我获得了尊严,我的行为成了一件了不起的事情。

首先,我可以品味我的绝望。从另一方面来讲,我无法知晓反而会使我更加快乐,我的恐惧使我胆大妄为,蔑视一切。死亡的刺痛赋予了我的生命和热情以一种新的特性。

我的灵魂靠摧毁它的成分养活,并且在它的对立面中找到了最大的快感。弱点变成了我的强势,我的矛盾丰富了我的人生。

励志故事吧里的故事3:大学与人生起点--送给孩子的大学祝词

再过几天,孩子就要上大学了。

自从孩子接到大学录取通知书以来,虽然时间已经过了近半月,但一大家人的心情仍处在喜悦之中。因为那是她 十多年来的努力,也是一大家人为之付出的收获。我知道,孩子为了这一天不知受了多少苦,熬了多少夜,承担了多少次失败与责备。看着那一摞又一摞用过的书本,想起那一打又一打耗去的笔墨,望着那似乎已经疲惫了的眼神,我感觉她如同战士从战场走来,经过了生与死的搏斗,而且是长时期艰苦的拉锯似的战斗,如今幸存归来,比任何鲜花、任何奖章都要满足。再看看她那母亲的脸,似乎从此掉进了蜜罐,对谁都那么热情,对什么事都那么用心,若要是再吃什么苦再受什么罪,她肯定感觉那是一种光荣。我虽然不露声色,但藏在心底的激动让我更加快活地生活。

应当说这是一个胜利,而且是值得庆贺的重大胜利!

一天,孩子说:“终于可以轻松了。”

我说:“是吗?”

孩子补充说:“别人都说上大学最轻松,想学多少就学多少,想听课就听课,作业可做可不做,总之:六十分万岁。”

我接着说:“是吗?如果真是那样还有必要上大学吗?何况每年还要花去父母辛辛苦苦挣来的两万多元钱。”

是的,确实也有这种现象,有的同学入了大学就觉得人生进入了福窝,万事大结。所以,有的真成了“自由”人,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从来不把学习当任务,从来也没有确定的学习目标,得过且过,甚至有的白天睡觉,晚上上网,别人听课他逛大街,别人学习他谈恋爱。据说,每年都有相当比例的大学生因违反纪律或成绩不合格而退学。如若是真,何以对得起那些煎熬的日子,何以回报那些全身心付出的“江东父老”。

我是一个想上大学而没有考上大学的人,但天无绝人之路,到了成人时组织上还送我到大学学习了一年的时间。我深深的体会到,大学真是一个提升人文层次的地方,可以获得无穷无尽知识和能力的地方,但必须有一个前提:自觉。我所在的学校是一个成人居多的中级军事指挥学院,不仅全都是有一定级别的军队干部,而且还有严格的军事化管理。尽管如此,还是有个别不够自觉的同学中途退学。何况以少年为主体且自律意识还并不很强的地方大学。

其实,人生那有什么轻松的时候,自从你来到这个世上,你就有了压力,你就从未轻松。不是吗?一出生你就得讨人喜欢,否则你就会没奶吃,没玩具玩,没花衣穿,没笑脸相待;上了幼儿园,你就得努力争取小红花,结交更多小朋友,还要学习写字、数数,甚至背唐诗宋词;到了上小学的年龄你就得定下上大学的目标,虽然还不知道清华、北大为何物,还经常把“哈佛大学”用四川话说成是“傻儿大学”,但你一定把它列入了最高的追求;经过千辛万苦的努力,杀过了小学、中考、高考,十二年的起早摸黑终于有了出头之日,似乎也真的应该休息一下了。但是,而今的社会容得你半点喘息和停顿么?即使大学毕业了,没有好的学习成绩,没有自己的突出特点,没有社会的适应能力,你仍将是一个社会的无用 “人才”,社会永远是一个挑替人的社会、选择人的社会。

如果你就业了,有了一个好的单位和你自己喜爱的专业,那么是否也可以轻松了呢?回答是否定的。如若你不努力,你就会落伍,你就会失去为社会做更多贡献的机会。

我们应该肯定,只有为社会贡献越多的人才是人们最为敬重的人。孩子,如果你想达到这个目标,那么,你就努力。那么,你就记住:人生永远没有终点,摆在我们面前的只有一样东西----起跑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