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一般管理理论的评价

2017-06-07 17:54

一般管理理论是法约尔的重要理论,那么对于一般管理理论应该如何去评价?下面小编和你探讨对于一般管理理论的评价。

一般管理理论的评价

一个人活着的时候,历史很难对他的贡献作出全面的估量,在为一些人撰写墓志铭时也常常料想不到他们对后人的影响,经过历史检验,后来又不得不重新对他们进行评价。亨利·法约尔就是这样一个人。

亨利·法约尔发表的著作虽然为人们所接受,但是,20世纪初期的欧洲,仍然处于泰罗主义精神的笼罩之下,其主要原因有两个:一是泰罗的效率方法被迅速应用于法国支援战争的需要。当时的法国国防部长曾命令所有生产战争物资的工厂研究和应用泰罗的管理方法;二是亨利·勒夏特利埃和夏尔·弗雷曼维尔翻译和普及了泰罗的著作《科学管理原理》,并阐述了泰罗的管理思想和管理方法。一直到后来出现了其他的文化条件,法约尔的管理思想才引起人们的注意和重视。

1.提出了管理的“普遍性”。

法约尔强调所有的机构——工业、商业、政治、宗教等任何机构都需要实行管理。这种对管理“普遍性”的认识和实践,在当时是一个重大的贡献。因为他克服了狭隘的观点,不再把管理围于某一个范围,看成某一方面的活动。同时,他把管理活动从经营中单独列出来,作为一个独立的职能和研究项目,这一切都是非常有见地的。泰罗看到了企业中科学管理法和哲学思想的普遍性,但他没有像法约尔那样,在更广泛的视野里看到管理活动的普遍性。

2.管理理论更“一般性”。所谓“一般”,也即普遍的意思。

法约尔的管理理论,虽然不能说没有受泰罗的科学管理法的影响,但它与泰罗的管理理论有很大的不同。泰罗是以工厂管理这一具体对象为出发点的,因此,泰罗的科学管理法非常富有实践性,但缺乏一般的理论性。而法约尔的管理理论是概括性的,所涉及的是带普遍性的管理理论问题,其形式对象均是在极其普遍条件下有关管理的一般理论,所以更具理论性和一般性。由于它是能适用于各种事业的共同原理,人们便称之为“一般管理理论”。从理论角度来讲,它对管理理论发展的影响,也许比科学管理法的影响还要大些。

3.为管理过程学派奠定了理论基础。

法约尔的“一般管理理论”的价值,很容易被人们所低估,因为他的主张和术语在现代的管理文献中实在太普遍、太平凡了,所以常常被看成是极其一般的东西。其实,这恰恰反证了法约尔的一般管理理论对现代管理理论的影响。法约尔的一般管理理论最先将经营与管理区别开来,最先归纳了管理的五大职能,在管理学史上是一个重要的里程碑。它所开创的一般管理理论,后来成了管理过程学派的基础理论。

法约尔管理思想的深远影响

法约尔提出的一般管理原则与职能实际上奠定了以后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兴起的管理过程研究的基本理论基础,许多管理论著在某种程度上可直接追溯到一般管理理论的研究。法约尔提出一般管理理论迄今已近百年,但经久不衰,至今仍有相当大的影响力,对现代管理仍然具有现实的指导意义。这主要是因为:首先,法约尔对现代管理学研究提出了总框架,对管理内涵的概括体现了全局性和战略性的特点。直到现在,管理学教材内容安排在很大程度上都基本遵循他的理论构架。其次,法约尔把管理同其他容易混淆的术语区分开来,更加体现了管理的独立性和专业性,这对管理者正确理解自己的特殊职业含义很重要。第三,法约尔提出的十四条原则至今仍然是规范现代管理活动的重要准则。第四,法约尔澄清了高层管理中的混乱思想,给高层管理者提出了应注意的方面。

法约尔的理论起着承上启下的作用。他的管理理论处于泰罗和韦伯之间,是出自企业管理或“工业管理”,但落脚于普遍性的“一般管理”。法约尔是从企业管理出发,抽象出管理的一般性原则和要素,与泰罗与韦伯的管理理论相比更加清楚。泰罗于1911年发表了《科学管理原理》的中心思想是提高劳动生产率。他认为当时工人提高劳动生产率的潜力很大,用科学的方法对工人进行训练,并据以制定较高的定额,这就是所谓的工作定额原理。为了使工人完成较高的定额,除了使工人掌握标准的操作方法之外,还必须把工人使用的工具、机器、材料以及作业环境加以标准化,这就是所谓的标准化原理。为了鼓励工人完成工作定额,他提倡实现一种有差别的、刺激性的计件工资制度。他认为,要提高劳动生产率,就必须取得雇主和工人两方面的合作。雇主关心的是低成本,工人关心的是高工资,要使雇主与工人两方面认识到,通过科学管理提高了劳动生产率,两者都可以达到自己的目的,这就是雇主与工人双方“协调与合作”的基础。用泰罗的话来说,就是“管理的主要目的应该是实现最大限度的富裕,也联系着使每个雇员实现最大的富裕。”此外,泰罗还对计划职能和执行职能的划分、职能管理制的采用和组织结构上的管理控制原理进行了分析。可见,泰罗的理论主要是企业管理理论。韦伯管理理论的贡献在于提出了所谓理想的行政组织体系理论,这集中表现在他的代表作《社会组织与经济组织理论》一书中。韦伯主张,为了实现一个组织的目标,要把组织的全部活动划分为各种基本的作业,作为公务分配给组织的各个成员。各种公职与职位是按照职权的等级原则组织起来的,每一职位有明文规定的权利与义务,形成一个指挥体系或阶层体系。组织中人员的任用完全根据职务上的要求,通过正式考试或教育训练来实行。管理人员有固定的薪金和明文规定的升迁制度,是一种“职业的”管理人员。管理人员必须严格遵守组织规定的规则和纪律。韦伯认为,这种理想的行政组织体系能提高工作效率,在精确性、稳定性、纪律性和可靠性方面优于其他组织体系。由此看来,法约尔介于泰罗与韦伯之间,如果说泰罗侧重于企业管理理论,韦伯侧重于行政管理理论,那么法约尔的“一般管理理论”既可以说是企业管理理论,也可以说是行政管理理论。

然而,泰罗的科学管理理论并非没有对行政管理产生影响,其实科学管理作为一种运动在美国对行政管理方面的思索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虽然泰罗集中于对工业车间和工人的工作过程进行深入细致地分析,“但是,他的见解加速了一场趋向于合理化的工厂生产方法的运动,促进了把‘效率’作为管理理论和实践的指导标准。泰罗强调专业管理的需要,工作过程的研究和设计,以及创立一种促进工人和组织之间相关利益的社会精神气质。”因此,科学管理在强调“效率”及其价值观和方法这两个方面对公共行政有极大的影响。“科学管理强调的是合理性、可预测性、专业化和技术能力,但是它的焦点比韦伯窄得多。”韦伯认为,在某种程度上说,官僚制的组织形式比其他行政管理系统效率高,它使其规定与程序非人格化,因此能在决策中取得高度的可预测性,因而最终在集约效率和业务范围方面占有优势,并且可能运用于所有各种行政任务。由此可见,中性合理——合法的行政规定是韦伯理想形式的核心所在。显然,韦伯的理论与法约尔的理论相比,较少涉及企业管理,而与泰罗的理论相比则要更加宽泛,侧重于行政组织形式。

法约尔很早就倡导对经营管理活动进行理论分析,这一主张在经历了差不多达半个世纪的激烈争论以后,才为绝大多数组织理论家所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