励志创业史

2017-06-19 14:00

以往的创业研究,尤其在中国,鲜有关于创业型领导行为的实证研究。下面让小编来告诉你励志创业史,希望能帮到你。

励志创业史

民国三十二年(1944年)家乡发洪水,庄稼、房子全淹了,父母逃到了刘庄。母亲生我之前还生了两个哥哥,但是都到了两岁时得黄病夭折了。我是1944年4月16日出生的,因为怕我也得黄病,我母亲就把我跟我舅母刚出生的女儿交换抱养。我母亲抱养的女儿一年后不幸也得了黄病夭折了,而我因为吃我舅母的奶也就活了下来。为了报答舅母抱养之恩,我父亲还给我舅买了5亩好地。1946年我母亲生下了妹妹,1952年又生了第二个妹妹。后因患上月间病医治无效于1952年8月去世,享年40岁。生下的妹妹让张大堡村我的叔伯姨妈抱养,后因无奶吃不久也夭折了。后经人介绍,继母来到我们家。继母生了两个弟弟,三个妹妹,我在家中排行老大。

在那个年代,识字的人很少,我父亲就不识字。在我6岁时,父亲把我送到本村小学读书。我读书很用功,我记得那年学校考试,我考了个第一名。李义民老师在讲堂上发给我一个带小镜子的红皮小本子,上面还用毛笔写着“学习模范”四个字。这件事对我的鼓励很大,使我更加热爱学习。记得有一次父亲套马车去上公粮,起得很早,天还不亮,我也吵着要起床。那时村里还有个炸油条的,父亲就给我买了几根油条把我送到学校。李义民老师说:“你起的太早了,天还不亮,先在我这睡一会儿吧!等天亮了我叫你。”

1956年我考入张二庄完小。就在这一年的一天,听人说我蔡村的姐姐领着河南省内黄县马上乡善义阁村的两个人是来给我传书的(也就是定亲)。刚过了半年时间,中央有了新指示,要大炼钢铁。河南省特别是内黄县对政策执行的最先进,说是只要年满18-30周岁的男女青年都要送到安阳县水冶镇大炼钢铁,还不让回家。那时候农村很封建,她妈认为既然已经定亲了,那就是人家的人了,还不如过门吧,省得去大炼钢铁。就这样,由我蔡村的姐姐领着把她送到了我们家。到了傍晚,我姐姐叫我上楼说话。我一上楼,只见一位从没有见过一次面的女子坐在那里。我姐姐叫我坐下,顺手倒了两杯酒对我说“她叫杨海云,今年19岁了。来,你们喝了这杯酒,喝了交杯酒以后你们就是夫妻了。”那一年我才15岁。

1958年,我完小毕业,没考入国办中学,考上民中“民办中学”。学校设在牙里集完小院内。那时上学就是半工半读,每天就两节课,其他时间就是下地劳动。到牙北生产队深翻土地,种果树,在东风渠上种核桃树,推磨,帮伙房做饭。

那时伙房生活条件不好,大伙都吃不饱。早晚是稀饭(照人汤),中午两个窝窝头一小碗粉条青菜。大多数都饿的面黄肌瘦,有的学生把以前剩下的红薯皮硬往嘴里塞。就是这样,半工半读两年,学校也散了。

1959年全乡全村都动员社员把自己所有的粮食交出来,交给生产队吃大锅饭。只要主动交出就是好社员,有粮不交或藏粮的就开大会辩论批斗。我父亲在交粮工作上是先进者,受到乡里,大队的表扬。在张二庄乡大会上公开表扬,并颁发了“献粮模范”玻璃扁一块,如今还在我家的墙上挂着。我记得当时一个生产队安一口大锅,每人每顿一勺稀饭,在自己家煮半锅青菜,把打来的稀饭往锅里一倒一搅和,这样的话数量就多了。即使这样还是吃不饱,吃得再多也不挡饥呀,好多人都得了浮肿病,也饿死了好多人。幸亏大食堂没多久就不办了,以后就从大队大伙房领面自己回家做饭,每人每天6两面。那时我家十口人,4个妹妹,2个弟弟,父亲、母亲,我和我爱人。因母亲针线活不行,加上妹妹们小,一家人的衣服鞋袜都是我爱人一个人做。那时也买不起缝纫机,白天得按时上地里上班干活,晚上做家务针线活。整个家庭的重担都落在爱人一个人身上。记得那一年过春节包饺子,家里没有白面,我去岳母家要了几碗白面,因为人多又多掺了几碗高粱面,结果到大年初一五更下饺子时,煮了一锅烂糊涂。爱人气的哭了,一家人都掉了眼泪。那一年的初一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记。

1961年,那一年我17岁。为了响应党和毛主席的号召,“一定要根治海河”我主动要求参加岳城水库修大坝工程。那时候是不通汽车的,都是步行。一块去修水库的有我三哥永文和侄子闫露(三旺)。我们三个走了一天才到了安阳,两只脚痛的不敢着地。脱下鞋一看,两脚起了好几个血泡。在安阳我是第一次见到了火车并坐了火车到讲武城,火车那么长还冒着白烟,心里真是异常的兴奋,也忘记了脚底的疼痛。刚下火车天就黑了,讲武城往西20里就是岳城水库。我们边走边看,西边是一片灯海,走到天亮才到水库工地。报完名,我被分到张二庄连五排王银贵排长那里上班。

漳河又名清漳河,起源于山西流经山西、河南、河北进入天津海河。由于漳河上游管理不善,加上河道淤塞给下游几百个村庄造成灾害。干旱时河道风沙四起,涝时河水决堤淹了两岸庄稼和村庄,为了彻底根治漳河,党和政府决定在上游修建一座水库将漳河拦腰截断,让它为漳河两岸百姓造福。水坝设计高度是148米,但是工程指挥部要求150米,作为向党和毛主席的献礼。为了这个目标,民工们日夜奋战,风雨无阻。

当时排里每个星期都要向连里做一次工作汇报,报告排里的工作,包括工程完成进度、出勤人数、工伤人数、病号人数等。当时排长王银贵不识字,每次报表都叫我代笔。连里的会计韩立功一见到报表,就问王银贵:“这报表是你写的”?王银贵说:“不是”。会计说:“是谁写的报表让他来一下”!王排长还以为是不是写错了,叫我赶紧去了连部。我一到连部,韩立功就说:“你字写的不错,以后就留到连部当通讯员吧”!就这样我就在连部当了通讯员,后来又任一条龙食堂司务长。

1962年我在村大队第四生产队任记工员,那时农民上一天班算一个工分,当时价值五角钱。生产劳动都是空喊口号,不干活,大多数人是在磨洋工,消磨时间。生产搞得一塌糊涂,七零八落。

1963年卫河发大水,淹了好几个乡、村的田地以及80%以上的房屋被大水淹塌。我们村也不例外,村里就剩几间房屋没塌。我家的小楼只有一层有一米多的砖砌墙其余都是土木,结果大水淹到离土墙还有几公分的时候下去了,我家的房子幸免于难。也就是这一年的7月1日,我的大儿子出生了,因此给他起名叫“水旺”。

在生产队光靠农业是不行的。在党中央毛主席的号召下“以副养农,发展农、林、牧、副、渔多种经营全面发展”的指示下,我所在的第四生产队也搞起了副业。当时因为我对装裱技术懂一点,队里就以我为代表搞起了装裱中堂画的副业。我带领队里五六个女工一干就是一年。到了年底还有一车中堂画没送出去,队里派我和二队队长闫永孝一块拉排子车去山东莘县送货。那时搞销售的是张林、邵俊鹤,他们销售他们队生产的中堂画,也销售我们队的中堂画。我一看,既然他们能干销售,我为啥就不能?第二年,我也当上了销售员。当时生产队里搞副业,也允许个人加班裱画。那时中堂画有了,但是中堂对联却是很缺,买不到正规印刷的对联。我一看,机会来了,为何不发挥自己的长处?我到楚旺集买来了粉红纸裁成对联,然后用黄色广告色写,一副对联就成了。“春风杨柳万千条,六亿神州尽舜尧”这一副对联一写就是2000多对。我白天上班,下班回家就写,晚上加班写。就这样我的对联配着队里的画,被我全销到了周围几个省市供销社。后来在山东还见到过几次我写的对联呢!

后来,队里说只要给队里把工分钱交上就可以外出务工。不久,有东沟村的苌廷喜告诉我说山东有一家想搞副业,需要用人 。我就跟队里商量要外出务工,队里同意我每月交30元算是买三十个工分可以外出务工。于是,我和本村的邵运申同苌廷喜三个人一块去了山东。我们骑着直行车带着被子卷一路上兴高采烈,大声唱着吼着,每个人都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不到一天时间,我们就赶到了山东鄄城县闫什公社彭楼村。一见到要搞副业的人,却告知用来搞副业的钱已买了榨油机,副业就不搞了。这一下就像被泼了一盆子冷水,霎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怎么办?只好回家吧!但是天已经快黑了,苌廷喜说:“咱们先到我以前干的厂子先住一晚上,明天再回家吧!”就这样,我们就去了王集大队制盒厂。

王集大队制盒厂已经停产不干了。到了制盒厂说明来意,厂领导说既然是搞副业,你们看看咱厂原来留下的中堂画半成品和饼干盒半成品加工一下是否能销出去,如果销售有利的话,咱们厂还继续干,如果没利的话那就不能干了。我一看这样情况,心里想:反正不能回去了,已经跟队里说好不回去了,现在回去也丢人哪,只要能留下来就行。我就说:“那好,你拟定一个方案吧!看看如何销售,怎么干。”

王集大队制盒厂是村办厂,经过大队领导干部支书王德荣、会计王华增、队长范德元等人商量后方案如下:每销售1000个饼干盒提成25元,销售1000副中堂画提成100元,销售多提成多,销售少提成少,不销售不提成,一切费用自理。不能跟原来一样,以前是每月固定100元,销售不销售都发工资,业务员积极性不高,所以以前厂子不挣钱。现在只能这样定,你们几个商量商量看行不行。我当时就说行,这个办法行,互惠互利,没成绩不得钱,好啊。我回去跟他们一商量,苌廷喜说行。但是邵运申却不同意,他说:“他们这是骗咱的,根本顾不住咱们生活,反正我是不干,愿意干你们干吧!”我说:“既然都出来了,是好是坏先干着,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就在这干吧!”经过再三说服,他还是不愿意留下,结果一个人骑车回家了。我和苌廷喜就留下了。

两个月后,厂里剩下的半成品都已销售完了。厂里一看销售情况就贷款大干起来。原先是一个拖拉机去峰峰东沟造板纸厂拉纸,已经供应不上。后来就租用菏泽制管厂两辆汽车拉纸才供应上生产。厂里的效益非常好,光江苏沛县副食品公司一次就签订50万饼干盒外包装纸和10万饼干盒。饼干盒外包装纸是菏泽二办印刷厂印刷的,给我价格是0.022元一张,我给沛县副食品公司 0.025元一张。而且货还是印刷厂自己给发到沛县,不用制盒厂一分钱也给厂里带来几千元的利润。当时东明县制盒厂的业务员苌东福(东沟村人)找到我说:“永章啊,你在二办印刷厂定的50万饼干盒外包装纸,二办印刷厂说光你的活就的干一个月。再说那饼干盒外包装纸又不用投钱就能挣钱,你当初为啥不说是我订的呢,那样咱们俩分了多好,你真傻呀!”我说:“这我都给王集制盒厂说过了,再说我也不想哪样干哪!”

有一次,制盒厂让人准备了20斤花生米和5斤香油叫我用作购板纸送礼,因为当时板纸紧张。到了徐州及商丘两家板纸厂订完合同后,也许是当时人的觉悟高,礼都没收没办法只有拿回来了。回来时经过郑州我姑姑家还住了几天也没有想到留给她。最后还是又坐了几个小时的车,走了十几里的土路把花生和香油原样又背了回来。现在要是说起来,肯定会有人说我,你把东西给你姑姑就说送礼了不就行了嘛,真傻呀。我就是这么一个人,公家的东西不能随便给自己人哪。

制盒厂的效益日益好了起来,我的工资也有800元以上。一天,厂里会计跟我说:“老闫哪!你现在的工资有点太高啊!比我们县委书记还高几倍,别到时候再叫工商部门罚你喽!”我说:“那你说咋办哪?”会计说:“不如给你定一下工资,每月按500元给你,你看行吧?”我说:“行吧!只要你们没意见,多点少点都行。”几年来,制盒厂创造的利润给村里打了4眼机井,还新买了一台55马力的拖拉机,还买大豆榨油分给社员,豆饼作为肥料上地。周边十里八村都羡慕得不行。

1975年,全国的学校都在响应党的号召“勤工俭学,发展校办工厂”的指示。经大严屯中学老师韩立业跟我村大队联系,双方协商共同搞一个黄油加工厂。由闫庄村大队出技术人员和生产人员及购销业务人员,大严屯中学负责厂地、资金等事宜。合同订立后,村支部就发电报让我急速回来,晚回来4-5天每天罚款5元,超过5天每天罚款20元。可是我当时刚好出差到天津购纸板,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回来。

家里等了几天不见人回来,就着急了。堂哥闫永刚就骑自行车去山东找我。这中间还有一段趣事:我哥骑车路过一段河滩地。河水已没有了,到处是荒草,天已经黑了,没有一个人。我哥骑着车心里有点发怵,但是想想自己是医生,应该不会怕鬼。于是就硬着头皮向前骑,其实不往前又能怎样呢?又没有旅馆住。就在这时,我哥发现后面远远的好像有个人一直跟着自己。我哥想:是人是鬼?就想不管他,往前走吧。我哥走,后面的也走,我哥停下,后面的也停下。我哥就想骑快点好摆脱后面的,但是都是沙土路,根本骑不快,不一会就满头大汗。等到大路后,才发现后面的是一个小商贩。我哥问他为何一直跟着他。小商贩说我也不知道路,我一个人也害怕,看到前面有个人,就赶快跟上呀。但是老见你停下,我也害怕你是劫道的,所以一直不敢离太近。后来我哥说:“说实在的,那天我确实害怕的不行,头发梢一直向上长。”我哥到王集制盒厂后才知道我出差了,就给厂里说明情况后就骑车回家了。

我从天津回来,厂里就把情况给我说了。我听后就决定回去,厂里却不想让我回去。我要回去的消息传出去后,制盒厂的职工及家属还有全体干部都流出了泪水。特别是大队会计王华增拉着我的手说:”永章,你还得来呀!这厂可是全靠你呀!你要是走了,我们以后该咋办哪!前几年全村人都吃的是地瓜干,到现在吃的饭是村村羡慕,这可都是你的功劳啊!本来村里想让你把户口迁到这里,看现在的情况是不可能了,咳!我代表全体干部给你送点路费,你一定要收下,你现在不要看,到路上再看。”说着他随手把一个纸包放到我的自行车车褡里。就这样,我在全村人的目光里离开了我工作五六年的村庄。路上,我打开纸包,里面是500元。那时500元不少了,相当于现在5000元,其实不管钱多钱少,这是大家的心意、情意我都会记在心里。一年后王集制盒厂不干了。

大严屯中学黄油加工厂在1975年6月1日正式投产生产。那时的各种原材料都不紧缺,生产效益可观。学校老师家属还可以制做黄油盒给黄油加工厂,挣一部分加工费。那时侯,别说汽车运输,就是拖拉机都很少,都是人力车,到后来才用牲口拉车送货。发往邢台市生产资料公司及永年县五金公司等周边供销社的货都是学校及家属的人力车送的,再远的用牲口车去送。就这样,几年的时间,学校就增加了校舍房屋十几间。校办厂深受省、地区及县委的好评。多次来车来人召开现场观摩大会,成了勤工俭学的标兵学校。

当时的校长王朴想在校办厂捞一把,就和厂长韩立业商量,能不能让他也干几年厂长,让韩立业当校长,两个人换一换。韩立业却说,厂子搞好了,你想当厂长了,以前作难贷款时你咋不当厂长?现如今不用作难了你想当厂长了,嘿嘿,不行!王朴一听,气急败坏的到县教育局告状:韩立业在黄油厂一手遮天,私吞公款。就这样,县教育局及县公安局派来工作队住校查帐、调查。黄油厂被迫停产整顿。工作队一行8人查了几个月后,宣布查出韩立业浪费开支,王朴贪污公款,两个人被检查宣传车押着巡回在漳南6个区片游行批判。大严屯黄油厂由此停了下来。学校教师张桂芬逢人就说:这下可好,一下把财神爷搞跑了!

就在大严屯黄油厂停产不久张二庄中学也办了黄油厂。但是厂里的销售一直不好,基本上就是半停产状态。张二庄中学黄油厂厂长申好友就找到工作队说:大严屯黄油厂已经停产了,我想借调闫永章到张二庄黄油厂帮忙行不行。工作队答应可以借调6个月。

我一到张二庄黄油厂,申好友就说:原业务员邵怀林送往开封的三排子车黄油给拉回来两车了,还有一车人家还让往回拉,这样一来不就付6车的运费还不卖货,亏大了。你去看看到底是咋回事,能不能解决一下。

第二天,我坐车来到了开封西郊供销社。仓库负责人听我说明来意后,仓库负责人就冲我大声说道:“你们这几天要是不来人,我们就把你们这一车黄油给全扔到外面去!”我跟他解释说:“我刚到这个厂就给派来你们这儿解决问题,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负责人没说话就到别处去了。这时旁边一位姓赵的保管边看书边瞄了我一眼说:“你是新来得哦,那儿有凳子,你坐吧。”我连忙坐到了赵保管旁边。我见他正看一本小说,就说:“赵保管也爱看书呀,咱俩还兴趣一样,我也爱看书,我们学校图书室里的书挺多的,啥时间我再来给你借几本看看。”赵保管对我说:“我看你这个人还可以,比较和气,是个办事的人。可比你们原来的那几个业务员好多了,你是不知道那几个业务员的样儿,他们来了就好像我们欠他什么似的,还用命令的口气让我们把黄油卖掉,一个个叼着烟卷,吐着烟圈,还说要到相国寺去玩,觉得自己很了不起似的。我们几个都气不过,你们的黄油能卖我们也不卖。前几个人要是都像你一样,别说3车黄油,就是6车也都早卖完了。我跟你说是在的,你们的黄油到现在我们看到没看一眼。走吧,看看你们的黄油去。”我随赵保管来到存放黄油的地方。那是一个用高粱杆子搭没起来的棚子,我们的黄油全在棚子下放着。我看到由于黄油是纸盒包装,好多都渗出油来,加上当地风沙大,黄油盒上沾满了沙土,难看极了。赵保管顺手拿了两盒回办公室了,我也挑了四盒干净的跟他进了办公室。到了办公室,赵保管说:“你看,这黄油都成啥了,还能卖吗?”我把我拿的四盒递给他说:“你看,我这四盒就很干净,其实好的还是多的,那两盒表面脏点,里面还是好的,东西分量也不少。这样吧,价格上给你再便宜一点也行!”这时,他们单位到了吃饭时间,钟声已经响了。我想:“这下儿就谈不成了。”谁知道,赵保管跟我说:“这样吧,我看你这个人不错,你把汇款地址写一下,两个月后就把款给你们汇过去,这可是看你的面子啊。走,吃点饭再走吧!”我连忙说:“不了,谢谢啦!我这就回去了。”回校办厂后,跟申好友把一说,申好友非常高兴:“永章,你还是有两下子,一年没有解决的事,你一趟就给解决了。”两个月后,开封那边把货款一分不少的给汇来了。

大严屯中学经过批斗、整顿后,新上任校长是安保会。新校长上任后第一天就安排了一桌酒席,把我请了过去。席间,安保会就跟我说:“永章,你是闫庄的,我是平村的,咱俩可是近邻哪。我现在当校长了,这校办厂可是需要你回来呀!”我说:“我在哪边都行,只要你们两家商量好就行。”申好友听说安保会想让我回大严屯,就对我说:“永章,我们是不会让你走的,再说了,这里离你家又近,我们又合得来。安保会你又不是不知道,他这个人爱喝酒,酒风还不好,还吹牛不办事。和他一起工作不会太高兴的,你自己也掂量掂量。”我心里其实也不赞成安保会的为人,但是面子上不好说。我说:“那么,你和他说吧,只要你不放,他也没办法。”最终我还是留到了张二庄中学黄油厂。

有一天,我正在家吃饭。麦顺跑过来说,从宁晋县来一个人到他家推销黄油,还说是部队生产的黄油。我就放下碗去了他家。经过交谈,他说油是部队生产的,有张家口、天津、北京门头沟三四个地方的。价格谈好后,他说要先付钱后,才能把货拉来。看情况他是想做无本买卖,想用我们的钱去购货卖给我们,再挣我们的钱,那肯定是不行的,厂里也不会答应。过了几天,我去了天津去找黄油生产厂,哪里有这样的部队厂,根本找不到。我又到北京去找,到了门头沟,打听了好几天也没结果。我就有点灰心了,心里觉得有可能以前来的人是个骗子,根本就没有这样的部队黄油厂,也许是北京地方太大找不到。就在我想回去的时候,我遇到了一位带领章的解放军。我就向他打听,他说:“我倒是听说有一个部队生产黄油,具体你到三家店问问吧!”终于看到了希望。到三家店后,很快就找到了831部队黄油厂。这个厂就是所说的门头沟部队厂,厂业务科范科长对我说:“我们是部队厂不对外销售的,只是部队生产的黄油因积压的时间太长所以想以低价处理一批给地方。”于是我连忙跟范科长签订了80吨,价格是1300元一吨,部队给送货,但是得我方付运费。

第一批10吨黄油由四辆军车运到学校,车一到学校,就有几千名学生围了上来,纷纷说:“好家伙,快看!四辆军车给咱们厂送货哪!”那时,在农村那里见过军车,更何况一下四辆!一下子,周围几个村的群众都来看了。特别是麦顺,跟在司机后面不离一刻,还跟司机说要跟车一块走。到晚上还真的提了个提包跟车走了。那时部队的黄油一是质量好,二是价格便宜,拉的是1300元/吨可以卖到2000元/吨,利润可观。这一下,可不得了了。张二庄的人可就到北京相聚了,一会儿他来了,一会儿你来了,把一个部队招待所给住满了。都是来要黄油的,这些人都是属猴的,不能见别人干点啥事,一见有利都上了。这下可好,黄油一下子由1300元/吨涨到2500元/吨。油涨了,也没人去拉了。

经过几年的黄油生产和分装,张二庄中学已经成了省、地区、县里勤工俭学的先进典型。申好友厂长也多次到省里、市里开会受到表彰,学校又新建校舍20几间。

安保会在大严屯中学当了两三年的校长,觉得没有油水可捞,就通过关系调到张二庄中心校当校长。来这不久,他就同张光太、校办厂保管朱章玉不经黄油厂知道,私自从新乡进了5万黄油袋。安保会对申好友说:“你把这袋收下,把货款付给新乡,再把余下的1500元给我就行了。”申好友说:“一下子进这么多袋子,厂里资金紧张啊!再说,袋子又不紧缺,要多少就给送多少,不占资金。我不能一下子要这么多袋子,我还要为厂里着想。”安保会当时就恼羞成怒:“他妈的,我是校长,这点事我还不能做主吗?你是老几?”说着,气急败坏的他从地上顺手拿起一块砖头朝着申好友就砸了过去。说来也巧,正好就砸到了申好友的头上,当时鲜血就流了出来,众人连忙把他送到医院。过了几天,两人就打起了官司。校办厂也因此停了下来。结果是安保会被调到张辉屯学校当一般办事人员,还要赔付申好友的损失。

就在他们两个人打官司期间,经张二庄亲家杨发春给当时的张二庄乡党委书记李广新商量:不行也搞个厂子给乡里干部家属找点收入。亲家跟我商量能不能在乡里办个黄油厂,我看学校都停了,恐怕已经干不成了,就同意在乡里干。就这样,由乡党委安排由李然当厂长,我任业务厂长,邵章堂、张银轩任业务员。在乡政府院内工作站成立了第一个乡镇企业:张二庄乡黄油分装厂。

分装厂成立后,我就前往天津汉沽石油化工厂定油。人家销售科赵科长说:“我们这以前只有省市级才供应,县级都不供应,更别说你们乡镇企业了,虽说现在政策搞活了,但是还真没跟你们乡镇企业打过交道。”我说:“赵科长,我们虽然是乡镇企业,但是我们是讲信誉的,办事都是有始有终的,这一点你放心就好了。”也许是赵科长看我这个人实在,同意先定50吨的供货合同。货发到后,三个月内就把货款汇到了汉沽。以前汉沽石油化工厂只有大桶包装,没有小包装。我们是把大桶拉来分装成小桶,小袋包装,小包装很受个石油公司欢迎。全都是一车一车的要,销售非常的好。

厂子越来越红火了,但是,时间一长管理漏洞就出来了,而且由于管理不善也给厂造成了不小的损失。我定的山东新泰石油公司10吨钙基脂都是一公斤袋包装。等到装车时才发现李然买的装油的条篓尖都是朝里的,那黄油袋子不就给扎坏了吗。可是时间已经来不及了,只好在下面铺了一层纸,凑和着装到了车上。等送到山东新泰石油公司,卸车时就有好多已经扎破的袋子,油都漏了出来。不管怎样,人家新泰石油公司是把货款汇来了,可是给石油公司造成了损失,再也不要我们的货了。

还有一次,我从济南油脂厂购回一批钠基脂黄油。人家厂都是全新的大口铁桶,本来是要交押金的,人家厂相信我就让打了个欠条。我答应是拉第二车时把第一车的桶带回来,可是没有拉两次,济南厂就打电话说急用空桶要派车来拉。等到装桶时,发现厂里的空桶不够了。一问才知道是李然把桶借给牙里集亲戚家染布用了。后来汉沽石油化工厂打电话催款,我才知道货款已经到了4个月了,还没有给汉沽汇过去。汉沽厂里又派业务员来催款,在乡招待所一住就是十几天。我问李然为何不付款,他说钱都借给别的单位了,现在没钱,等别人还了就给汉沽汇过去。这几件事,都给我们以后发展业务带来污点,让别人认为我们不讲信誉。我到分装车间看到,黄油撒得到处都是,滑滑的,人走上去还的小心翼翼,纸箱废纸到处乱扔,李然也不管,哪里像一个厂?李然还大吃大喝不讲信誉,光周围几个饭店就欠饭钱几千元。我看这样的情况是不能再干了。李然听说我不想干了,就找到我说:“永章,你找会计行吧?以后你说咋办就咋办,好不好?”我说:“你这个人品质不好,我同你干不到一块,我坚决不干了。再干下去不但不能给大家带来财富,有可能使大家亏损受害。”我不干后,邵章堂和张银轩也接二连三的退出不干了。

1985年,我在家自己干黄油生产分装厂,由于自己管理得法,厂里的信誉也好,几年来也积累了一些资金。自己盖了十几间新房,也帮助一些没有资金的人脱贫致富,我爱人也连续几年被省里评为三八红旗手。后来,县民政局李局长领一帮记者到家里说时要采访我。他们听乡里的同志汇报说我勤劳致富不忘帮助别人脱贫,是个典型,一定要采访我。我说:“其实这也没有啥,自己富了,吃的穿的都好了,总不能看这别人还在吃差的穿差的吧。互相帮助一下,也都是应该做的,没啥采访的。”记者说:“嘿,你还别说,往往就是在平常的生活中的一点小事才能反映出一个人的思想,这还不够宣传提倡的吗?”我就把如何帮助张新可搞起理发店,又如何资助他500元买设备。还给张二庄几家想做生意没资金借款的事,帮助几家黄油分装厂,让他先把黄油拉走,货卖了再给款,让他们不用下本钱就能挣到钱。

几天后,邯郸日报就刊登了标题是“帮助贫困户致富的贴心人”这样一篇文章。随后几天,全地区农村的小喇叭也多次播放这篇文章。1986年我也被推选为县人大代表,参加了魏县十届一次会议。随后的十年,我连续被选为县政协委员参加县政治协商会议,为人民参政议政投出珍贵的一票。我的提案关于安聊路的修建,路两旁种树的建议得到全体委员的通过,得到了实施。为我县的经济、交通起到了不可缺少的作用。

1987年,我同亲家邵梦云出资成立了魏县冀南油漆化工厂。主要生产各种民用,工业醇酸调和漆、磁漆等。产品销到了周围几个省、市县,还远销到西藏、新疆并出口蒙古、吉尔吉斯、哈萨克斯坦、俄罗斯。产品靠质量过硬,服务周到,得到了广大用户的好评。1994年为了更好的发展厂又更名为邯郸市瑞达油漆化工有限公司。经过几年的发展,被评为优秀企业家,明星企业,重合同守信用企业,质量信得过企业,产品被评为邯郸市名牌产品,河北省优质产品,国家质量技术监督局计量信得过企业,河北省科技型企业。

奋斗了几十年,生活条件好了,儿女们都已成家,都可以独挡一面了。2000年我又搞起了中医药研究,用自己研制的膏药济世救人。血竭拔毒膏在治疗毒疮、疙瘩、腮腺炎、各种疔疮上有独到的疗效,骨刺消痛膏在治疗骨质增生、风湿、风寒痛,腰腿痛方面疗效突出。2003年在鹤壁上班,老家善仪阁的杨玉德听说我这里有治疗骨质增生的膏药,抱着试试看的心里,来到我家。经过两个月的治疗,痛了几年的膝关节治好了。他和家人非常感激的送来了锦旗,并合影留念。张庄前张振峰脚跟骨骨刺,痛得连路都不能走。一家人还要靠他挣钱养家,全家人不知道该怎样生活。知道我这里有治疗骨刺的膏药后,经两个月的治疗,骨刺彻底治好了,他又能下地走路了。他感激的送来了一面锦旗。我为人治病不是为了挣钱,也不是为了出名,只是为了让自己活的更充实,为大家做一点自己力所能及的事。

我生平酷爱书法,在业余时间我都会练上几笔。2003在“长城魂民族情全国书画艺术大赛”中作品草书“寿”获铜奖。2004年“兰亭杯全国书法大赛”中书法“古诗一首”获优秀奖。

成绩和荣誉都只能代表过去。我还要生命不息,奋斗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