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父母爱情的文章,父母的爱情文章

2016-12-02 18:13

说到爱情,何为经典、什么样的爱情才最令你感动?是双宿双飞化蝶追随的梁祝?还是泰坦尼克上我心永恒的JACK、ROUSE?我觉得最经典的爱情故事还是父母的爱情。下面就是小编给大家整理的关于父母爱情的文章,希望大家喜欢。

关于父母爱情的文章,父母的爱情文章

关于父母爱情的文章:父母爱情

父母的结合并不是因为爱情,而是最传统的方式——相亲,从奶奶的口中得知,父亲上高中的时候在班上一个女生谈恋爱,当时家里也频繁的给父亲安排相亲对象,认识母亲时,父亲依然毫无感觉,但就是这样一个心高气傲的男生却悄然种进了母亲的心里。自此,母亲再没有去相亲,而父亲也在瞒着家里的情况下继续和班上的女生约会,直到爷爷告诉父亲订婚的消息,父亲才如梦初醒,家里一致认同父母的结合,而父亲则执意反对。

“胳膊终究扭不过大腿”,就这样父母就意外的结婚了,婚后父亲终日沉浸在酒香中,浑浑噩噩的渡过一天又一天。母亲也知道父亲的痛苦,默默的照顾酒后的父亲,料理家中的大小事务,一切似乎就是这样风平浪静。

夕阳的余晖映在金黄的田垅上,父亲终究忍不住又去见他的“老对象”,待他回到家中母亲早已收拾行李默默的离开,几个月后母亲在娘家生下了我,在爱情和责任面前,怎么选择都是痛苦的,父亲终究选择了接母亲回家,自此也再也没有提之前的事,每天经营着店面的同时也细心的照顾着我的吃喝拉撒。

时间个神奇的东西,它不仅可以融化心中的隔阂,也让可以重新筑起一段感情。父母就这样平淡的生活下去,父亲总是默默的听着母亲的各种唠叨,每次听完都是微笑着说一句“说完了?口渴不?我去给你倒杯水”,当然每次吃饭父亲都会设法调侃母亲做的菜,母亲则回之以,“我再做的不好也比有的人只会炒花生米强”。

自小我就在他们互相的斗嘴中充当和平的使者,但他们在我的教育方面十分一致,父亲主要负责我的功课方面的教导,母亲则负责教我怎样有礼貌,怎样为人处世,怎样做饭。我庆幸月老牵线的时候还好没有踩着地瓜皮到处乱牵,父母的性格刚好是互补兼相似型的,母亲开朗大方,父亲则内敛沉稳;母亲做事粗心毛燥,父亲则耐心细心。不过他们也有许多相似,拥有宽容之心、待人真诚是他们共同的价值观,也是我从小的家教。

我一直执拗的认为我的父母是没有爱情的,他们只是共同生活,如此而已。可是,我渐渐的发现,母亲会跑很远给父亲买最原汁原味的酒,会在每天父亲出去之前对他说路上注意安全,会坚持每晚给父亲按摩腰椎部位,会在父亲生日时准备大桌饭菜和礼物。父亲呢?他会在每年妇女节带母亲出去走走,会无论冬夏早上六点半起床做饭叫母亲吃饭,会在母亲感冒时忙上忙下的熬粥、监督母亲吃药,会在母亲例假时主动承担洗衣服、拖地的家务。爱情都去哪儿了?尽在生活中调剂。

也许每个人都期望一段轰轰的恋爱,期待“执子之手,与之偕老”然而生活中更多的是平淡的爱情,他们没有经常牵着彼此的手说“我爱你”却早在心中为彼此留着一块领地,用行动阐述在心中的爱情。父母的爱情就如一杯白开水,看似无味,实则却是最真实的感情。

关于父母爱情的文章:我的父母爱情

我所要写的内容,和一个非常美丽的词有关——爱情。

——题记

说到爱情,何为经典、什么样的爱情才最令你感动?是双宿双飞化蝶追随的梁祝?还是泰坦尼克上我心永恒的JACK、ROUSE?是许汉文白素贞的千年一回?还是罗密欧与朱丽叶的生死悲歌?又或者,是白流苏与范柳原的倾城之恋。

对于这些,我只想说——“NONONO”!在本人看来,最令我感动的爱情,莫过于父亲母亲的怨而不悔、嫌而不弃、爱而不言——总把关心摆出一副臭脸,总借骂名说出许多叮嘱。

母亲总怨父亲穷,怨父亲没能给自己一个人人羡慕的婚礼,做不了一天的公主;没能在自己十月怀胎时端汤送水的服侍,当不了一年的皇后;更怨父亲没能有份轻松高薪的工作,带累她整日辛苦劳作,让衰老的速度比时间还无情。

然而,她却也从来不曾后悔过这场婚姻,总笑着对我说“你爸属鸡,我就只好嫁鸡随鸡了”。

没有梦幻的婚礼,母亲也笑着拜了堂;没有享受的怀胎,母亲也由衷期待着我;即使是呆在刮风漏风、下雨漏雨的破屋子里的那几年,即使是活在起早贪黑、辛苦清贫的日子里的这些年,母亲始终没有后悔过17岁那年订下的亲事。她离不开父亲,离不开这个家。

同样离不开这个家的,还有我的父亲。

父亲总嫌母亲烦,嫌母亲耳朵不好总听错话、会错意,乱发一通脾气;嫌母亲大嗓门还爱显摆,总做一些无知可笑的事;更嫌母亲小心眼还管得多,不懂处世还无理取闹,连累他总要收拾烂尾,难于交涉。

然而,像母亲一样,父亲也从没想过要离弃母亲。

和父亲聊天时,他总对我说,“以后要好好对你妈,要比对爸爸好。你妈耳朵不好,老了更不容易,别让她觉得,自己越过越没用了。”

“等我和你妈都老了,老到干不动了,我们呀,就不再为你操劳了。我和你妈,就留点儿地,种种蔬菜,弄弄花草,过自己的小日子。到那时,你妈恐怕一步也离不开我了,我就当她的耳朵。”

就这样,一个怨,一个嫌。看似平行的两条线,却随时间蔓延在空间里相交了,这就是我的父母爱情。

父亲高兴时会多喝两杯,母亲便一面嗔怪,一面把好菜推到父亲面前,自己吃饭时又少夹了许多菜。父亲不在家时,母亲会和我聊到父亲,说他最近吃得多了、少了,长得胖了还是瘦了。哪怕只胖一点,母亲也会笑得舒心些。她总说“你爸爸太瘦了,又经常失眠,我就担心他身体吃不消啊。只要他身体好好的,我们一家,就永远不会垮。”

在学校和父亲通电话聊到母亲时,父亲说,你妈妈性子急,做什么事儿都喜欢一次性做完,她一个人去地里干活,我总不大放心。平时在我这儿干活,我总会提前半个小时让她回家做饭。我知道,她想多做些好菜给我吃,又想多帮我干些活儿,所以,每次十点钟时我都会说成是十点半,这样,她才能早点回去,做饭也就不用那么心急了……

诸如此类,父母爱情在生活中的点点滴滴的渗透总能让我轻易感动。而最令我感动的爱情也莫过如此——没有因为相爱而在一起,却因为在一起了而永不分离,成了最心系彼此、最了解彼此、最适合彼此的。

有人说,这样的爱情更像是亲情,没错。其实,父母的爱情之所以令我感动,正是因为它经历过生活的磨练和考验,渐渐少了爱情的自私,多了亲情的纯粹,而“纯粹”,又是爱情得以长久的保证。

所以,管你千古流传还是家喻户晓,管你痴恨缠绵还是轰轰烈烈,最令我感动的,依然是我的父母爱情!

关于父母爱情的文章:父母爱情

“哎呀,小妮子又来了,怎么了我的乖?”邻村诊所的医师刘伯伯每一次见我都会流出这种关切夹着哀叹的语气。“呵呵,真不好意思,又来麻烦你了大哥,环环又感冒了。”那时我才四、五岁,还坐在绑在自行车的宝宝椅上。刘伯伯这时定会轻抚我额前细软微黄的头发,重重叹息道:“唉,小妮子,可苦了你爸爸了!”

印象第一次听到关于我爸爸和我妈妈之间的故事就是在刘伯伯的诊所里。我打着点滴的时候,刘伯伯总会给我念叨:“环环,你爸爸为了你可真是没少往我这儿跑啊,从你妈妈怀着你开始,因为你妈妈喜欢喝我们村儿的水,你爸爸每次都拉着木排车到我们村来拉水。”虽然那时的我年纪尚小,但也能感觉到爸爸对妈妈细心温暖的呵护。说到这儿,坐在我旁边的爸爸总会呵呵一笑来回应。他无法像普通的夫妻或情侣一样,可以趁机“秀一下恩爱”,因为那时的妈妈已经离开了。

可是她还活着。去找了另一个男人。这个男人是妈妈以前的恋人,因其不务正业,常做些违法的事,所以外婆一家都不同意妈妈和他在一起。两人终究未成合法夫妻,但妈妈一直对那个男人念念不忘,即使远离湖北嫁给山东的爸爸。

“我知道XX(我爸爸的名字)对我好,我也觉得他是个好人,善良,厚道,热心,还心灵手巧。可我宁愿在湖北吃苦,也不愿意在这边享福。”“你可别傻了,那位现在还在监狱里,谁知道这辈子还能不能出来?”“我会等他。”这是奶奶告诉我,我妈妈跟对门的婶婶的对话。妈妈对爸爸不是没有感情,可她对爸爸的感情也许只是一种依赖和感恩,真正埋在她心底的还是那个人。

那时候农村的家庭没有几个富裕的,周边儿没有什么大酒店、大商场,更别说娱乐场所了。妈妈喜欢吃田鸡肉,爸爸就到地里、池塘里去给她捉来田鸡,向别人请教田鸡的做法。

最后,妈妈满心欢喜的吃到了香喷喷的田鸡肉。爸爸更是满心欢喜。湖北人喜欢打麻将,但我们这里的绝大多数人都把时间用在工作、干活上了,哪有这个闲情逸致?那时一副麻将150元,现在人人都买得起,可对于20年前我家的条件来说,也算是奢侈品了。家里也没有现金,爸爸卖了粮食给妈妈买了一副麻将。空闲时,爸爸就把村里会打麻将的人召集到我家里,经常玩到很晚人才走。为此,爸爸也学习了打麻将,以防人手不够。

可以说为了满足妈妈的需求,爸爸总会倾尽全力。

小的时候,奶奶会经常在我耳边提起这些事情。我长大些后问爸爸,爸爸并不像奶奶一样,认为我妈妈太无情了。而是像回忆一件件美好的事一样,洋溢着幸福的微笑讲给我听。喂我吃饭时,爸爸会学着妈妈的湖北口音:“你七(吃)个哒,哈哈哈!”给我洗脚时爸爸会说:“如果你妈妈在这儿,她肯定会给你开玩笑说‘喷气撒’(好臭呀)。”爸爸学得很有味道,我总会被爸爸逗得哈哈大笑。

妈妈离开17年了,这么多年爸爸从未在我面前说过一句妈妈不好的话。即使我一直被邻居、亲戚感叹:“这小姑娘太可怜了,她妈妈太狠心了!”也被同学问到过:“你恨你妈妈吗?”而我总是回答:“不恨。”也许是因为爸爸对她宽容伟大的爱,也许是因为她对那个男人执着等待的情。

当爸爸抱着两岁的我满湖北寻找她的时候,也许她也在找他。当爸爸在为她学打麻将时,些许她也在思念着和他一起游戏的场景。正如对爸爸来说,和妈妈在一起的三年是爸爸最幸福的时光,也是爸爸最珍贵的回忆;对妈妈来说,和他在一起的日子也许是她最不舍的眷恋。

我钦佩爸爸无私伟大的爱,也欣赏妈妈对爱情的执着和勇气。这么多年了,我不知道爸爸是否还对妈妈念念不忘,也不知道妈妈是否还在苦苦等待着那个人。

这就是我的父母爱情,他们仿佛都爱上了错的人,可他们又好像是对的。

文/草水甫寸

下页更多关于父母爱情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