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散文随笔

2017-05-23 12:05

高中生如何写散文随笔才能做到优美的水平?接下来小编为大家整理了高中散文随笔,欢迎阅读!

高中散文随笔篇一

雨落屋檐,又是人间二月天。草长莺飞,不知这番景象又惊了哪家的少年。谁着素衣,双颊侵染了新磨的朱砂,一笑妖娆了江边的数枝桃花。何处折只纸鸢,又是为谁将它放在云烟。这便是春天,诗人笔下的春,也是游人们所爱的春天。

柳丝做了第一个报春的,裹在江边的雾气里面,半隐半现,看的不太清楚,只是一个字“绿”,绿的格外的抢眼,如一块上好的翡翠,却又正好多了有了一分恰到好处的朦胧美。

而那清泉似乎也是爱煞了这早春,它以一首缓慢的调子,欢快的节奏回响在耳边。因为是早春,也因为这是溪流,所以才能听见这样曲子。清泉,它没有长河那样浩大的声势,也就没有不长河那般的吵闹。这样安静清泉适合早春,因为早春也是这样安静的。静的只能听见那花儿们的花开的声音,静的只能听见少许风吹动发丝的声音。

伴着同行人的一指,刚开始不解,走进才发现原来他是看见了几粒刚刚长出来的青杏。那杏子真的是极小,还未褪去残红,粉粉的,许是天气比较冷,稍微带了点寒霜,更加显得青涩。

“花褪残红青杏小,可对?”他应景打算卖弄一下自己的文学答道。“那燕子呢?不是下一句: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我也笑笑的回答。他似乎愣了愣,发现此处并没有燕子,于是笑道,“二月天,燕子恐怕在衔泥。”。“几处早莺争暖树,谁家新燕啄春泥。”我挑眉的淡淡看着他。

“今年的花好像谢的太早。”他忽然感叹道。

“那是你将赏花的日子推迟了不少。”我不满到。本该早点出来踏春,怎奈他总是推说自己的事情格外多,有时候他有时间我却在忙,于是花期终究还会耽误了。

他听见我的话,半晌没有开口,很久以后才吐出一句话,“我是不喜欢早春的,我很怕看见那样开的过于热烈的生命。”当时我没有说什么,可是我心里偷偷的说了很多次,我不觉得早春热烈,从不。只是因为早春至今在我眼里都是清丽的。也只是清丽的。

早春时候,翠绿的细叶往往印着几点粉红,几点浅白,在北京屋檐的琉璃瓦衬托下显得格外的雅静,远远望去,似一杯人间的香茗,清新怡人,不知不觉间便引得了人们的驻足。

走进才发现,这浅白的,粉红的是寻常村落最常见的桃花。桃花,作为一种很寻常的花儿,它们总是随处可见,可是最难得却是它们存在的每一处地方都成为了一处风景。

它这样的花儿不是名酒,不能在半醉微醺的时候的深深品味,这样的花儿也不是诗词,不能在情感热烈的时候独自感悟。它是安静的,如同它本来的颜色一样,所以也需要那些驻足的人只是安静的走进,不带来一片喧嚣,不带来一丝浮尘。

可每次看见这样的花儿总是不由的欣喜,带着莫名的激动。因为对于出生在农村的孩子,内心最向往的根本不是那白色而柔软的曼珠沙华,也不是点燃的心火化作相思的红玫瑰,更加不是文者墨客一一持扇摆手上的牡丹,它们都是远不可及,即使攀登悬崖,采摘少许,也只能作为人生得点缀。

人生其实最需要的只是平淡和温暖。而这一树桃花足以勾起记忆深处的最美的一切。农村的大部分的父母都是很节俭,但是为了自家孩子吃上桃子,便在家门前种上桃树。傍晚时分,父母在桃树下一声声催促孩子回家。清晨,家里人用干木材煮熟的冒着青烟的白米饭,每个人端起一碗,就在桃树下,伴着自家做的榨菜吮吸着。

一阵风吹过,那些浅白的花瓣掉下了一些,有些掉在这棵树下,“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有些掉在游人的肩上,那些花儿的芬芳便随着人缓缓行走到家,还有些落在行走的路上,整齐的花瓣,依旧是浅浅的花蕊,依旧是微白的颜色,任人们轻踏过去。

对于繁华都市的人来说,踏春是洗涤心灵的活动,如同在战火纷飞的土地闻着侵染了鲜血的新开的芬芳,如同累了燃支檀香低眉朗诵佛经时听见远处深巷传来的木鱼声声。不过对于那些在学堂呆久了小孩们来说,踏春是味蕾的一次洗涤。

也许是知道这几天踏春的小孩特别多,小贩们常常将自家的手工艺品或者小玩意拿出来共游客们购买。尤其是伴着声声“糖葫芦”的支支插在稻草秸捆扎成的草靶上的晶莹剔透的红果小棒,更是诱惑着来往的行人。小孩子对这个最是抗拒不了,常常拉着大人的衣角,表示希望买一支。这时候无论是多麽贫寒的家也要给孩子买点。而小孩子得到了就好像得到了整个世界,狠狠的咬一口,酸酸的山楂伴着黏黏的糖,化作了眼角的笑。

一袭花事,一抹春,又有多少数不尽的妙笔与闲情?

高中散文随笔篇二

别致的十月,秋风洗秋叶,干净,清亮。雨水丰沛的日子里,养一株自成风骨的花,侍弄好每天的心情,最是光阴好时节。一颗素心以对,解语秋之深情,破茧而出的领悟,翩跹成一朵盛开的梦。半盏闲情,惹一湖秋水凉,心种阳光,一丝一缕渗透一庭小时光。山水寂无声,却记得自己洒下的所有温柔,风影弄花妆,轻描一幅清逸秋画。顾念的灯塔中,又传来旧年的花香与欢笑,一片盈盈秋韵,只待秋月圆满。

秋云温婉,静倚烟火,思绪任季风无涯,绽放与飘零之间翻飞来去,灵魂若草木安闲,与心上冷暖相生成淑。流年清欢,低眉不语,一树秋蝉低鸣的老光阴,采夜里月光与清露,烹一壶淡茶;青瓷白盏,且待良人赴会,举眉而坐,诉一段红尘之外的秋月佳话。

时光无言,轻盈流转。当怦然的心,慢慢回落,欢喜忧伤的故事结局,都能坦然接纳。被偏爱和宠溺的灵魂,更渴望自由自在地行走。笃定相信,现在与未来,自己永远有选择的权利。终于明白,那些用尽风花雪月的笔触,写下一封封寄给光阴的情书,那些穿过遥迢山水相见的浮生面孔,都只为,用一生的回忆去祭念。秋叶写满一个人的名字,秋风里飘荡着熟悉的气息,风雨依然纠葛的年月中,最妥帖,不曾忽视自始至终的温暖陪伴。

竹翠风清的小院,一亭素色风情,依然是我眷眸不怠的相顾。风住尘香的轮回中,踏一径露水花叶,轻拾你遗落的瓣瓣心韵。尘音寂无弦,却将碎念悄然收容,云水煮茶,捻思作画,一个明净如初的你,寂寞里轻轻藏。一叶心帆孤影,飘向缄默岁月深深处,与风缠绵的耳语,捎去远方无字的惦念。转山转水,隔年又见的暮画里,你可曾燃好一炉淡香,只等我茶烟一叙的时间。花红褪尽华艳,抖落眉间霜雪,重逢的眼神依然热烈,一些心思,说与不说,有个人,都会懂。

秋日静好,湛蓝的天空下,希望这个下午可以漫长。多一点时间,让心墙缀满美好,然后,将这段常态而贪恋的时光,带着笑容的记忆,轻轻藏进心里;待到经年翻启,蓦然与自己相见如故,眉目成书。生命从不喧哗,遇见,是恰到好处的美丽。每一季的花默默开落,每一种姿态,都留下回望的感动。

如今最好,别说太遥远的事,一去无返的光阴,任由它成为路过。让心沉淀的日子,仿佛一分一秒陪着自己,陪着那些回不去的念想。花儿绾成云朵,春光依旧开在往事里,岁月的涛声,永不停歇;我们一起猜猜,黄昏里的鸥鸟,在想些什么?!想象着今夜,单曲循环不忧伤,一杯透明月光,里面藏着一个饮醉的梦乡。

今夕,白露为霜,秋思染凉,若明朝晴天和日,约你静赏一道闲云明亮;若明朝雨敲轩窗,且听檐下风声悠怅;若流年有情有爱,心随花开芬芳;若时光稍纵即逝,愿珍存绝唱过往。更深露重时,尚有关爱的心,可慰天地荒芜景象。一些霜薄的必然来临,只为圆润一朵花的生命,而她拼力的绽放,只为等一抹灵魂的暗香。此刻,秋水盈盈的眼神,穿过萧然夜色,更比季节情长。秋叶独自静美,秋月又念春花,梦境幽凉处,一颗琉璃心,且与偶来秋风细细叙谈。

夜阑,天寂,心之岸,默默来去的风雨,淌成一弯清亮如洗的月光。物华,天音,那个从春到秋的长梦,迤逦出一条安然自渡的江河。光阴如丝绸般滑落眉睫,花朵隐藏起绽放的秘密,透过迷雾的云烟,纵看千年不老的尘缘。最接近亘古的地方,是谁将良辰美景虚设,一幕空旷独饮,沐风而立的街头,一双染醉的眼神,认真端详往来情意的飘零。

秋水纯明的日子,每一处风景,映入眼眸,在心底眉间,婉约一阕温雅的秋辞。情怀中的所有,成画,成诗。光阴的寸缕消磨中,光与影斑驳交错,心与念轻柔交织;某个风烟俱净的午后,伴着善意的存在,枕着滴翠的年华,等待自己一颗心安然而落的时刻,等待一场静谧而盛大的灵魂回归。守着渐旧的记忆,守着心底永驻的浪漫、永存的温良,在风尘故事的尾声里,将生命质白的底色,涂满诗意的风景。

现世流年,风轻雨疏的檐下时光,无惊无扰,把自己与爱悉心照料。读书,绣字,品茶,养花,坚持着一些美好的习惯,倍感光阴清简而宁和。云月疏朗的时间里,眉睫轻卷,挑起心底一湖涟漪,不温不火中盛开的年华,是一朵妖娆鲜亮的秋花。

秋未央,芙蓉花淡淡的香气,一丝丝嗅进心里,芬芳了情怀,曼妙了年华。光阴安闲,恋上与一个人烟火缠绕的寻常生活,安静,恬暖,一直一直相伴……

高中散文随笔篇三

走不出唐诗宋词的旖丽,入不了庄生蝴蝶的迷梦,看不透的红尘琐事,悟不到云水深处的那么禅意,更看不破,忘不了那清浅的的影子,轻吟着时光的断句。

你于江畔而立,化身如莲在烟水迷离的江南水乡相见。你来时轻点湖面,风扬花飞,如梦似幻,那一袭青衫如同化不开的碧江般,满眼的情意却如连天的波浪将毫无防备的我卷入其中,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一段风花雪月后,留下的只有那被雨水打残的莲瓣,兀自在水中打转。

你来,只为赴一场无关的风月之约,只为续下前世那段未解的缘,又或者说你来仅仅只是为了一睹江上朦胧之境,只为奏响那段风雅琴音,本无意乱尘世之人,却早已引人沉沦,醉那段的风雅之音,梦一场那段天外之情,在这江南深处,看桃花枯败,睹君之相离。

灼灼桃花,三千繁华,却似人间只有一个他,一旦遇上便是致命之毒,可依旧心甘情愿的饮下,哪怕是肝肠寸断的结局,也依旧心怀感恩的在红尘深处兀自绽放,等君归期。

可,风花雪月终究是段靡靡之音,终究是段无辜的等待,梦断成空之余唯有醉心于那浓烈的美酒之中,日日酩酊大醉,银月相伴,这样是不是就可忘记那肝肠寸断之苦,四百四病相思病最苦,可还是败给了时间,败了一切,丢了几许韶华,早知如此何必当初遇见,早知如此,又何必相识……

皎洁的银月安安静静的悬挂在远方天空,无声的陪伴着月下那早已跌了一颗心的人,偶尔掠过的清风带着那份的思念传达,可那石桌上的人还在忘我的饮下那一盏盏的风月之债,饮下那致命的鸠毒……

夜还很深,可那步入迷途的人却怎么也看不清,前路茫茫,何处是归途,如玉的小脸布满红晕,整颗心都醉于那甘冽的烈酒中,总是用烈酒麻痹自已,想遗忘自已,可却永远不知自己醉情于的是那段风花雪月而不是那烈酒的醇香,只知思念泛滥却不知相思成疾,只知酒中迷情却不知相忘江湖,不诉离殇。

有时,最美的不是相濡以沫而是相忘江湖,最美的不是拥有而是放弃,有时,起点亦是终章,不在过问奈何情深终是缘浅……

檀香缭绕醉朦胧,梦断情空酒意浓,与其痴念倒不如就此遗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