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耳朵叫醒/记忆城池,唤醒听爱的耳朵

2017-06-19 18:07

一 : 记忆城池,唤醒听爱的耳朵

乘一叶心舟囚渡,携一缕微风做陪,采一朵嫣然幽香,染一抹暖阳指尖。等候在你归来的岸边,吟一阙词填一首诗,温一蛊月色煮一壶情,弹一曲琵琶语诉不尽的相思意。记忆的城池里,写满爱的传奇。 春风吹起,唤醒听爱的耳朵,心墙上开满如诗的花瓣语。

窗外又在下雨,淅淅沥沥的惹人心怜。这雨,这夜,也是天在思念某一处而不得安吧.这思,这念,亦是随着这雨滴游荡在不知名的角落了吧。三月春雨绵绵,心事绵绵。过往的尘缘,零散的片段,能否再拼凑出曾经的浪漫?记忆的城池里可还会有你我相拥的足迹?在这多雨多情的季节,在这迎春花淡然开的时日里。我以一份安定的决然的姿态,静候。红陌又添一朵无语花,不争艳,不骄纵,清新的做着自己,与草为伴,与露珠结缘。隐与一禺,傲然等待你出现. 二月,一个多么美好的季节,阳春三月又是怎样的浪漫心怀?而我,在这个浪漫的季节,幸运的有你陪伴,得宠爱与一身,集万千情在心。

一直把自己关在了某一个角落里,淡淡的,不过问红尘事,不介入繁琐里。一个人的世界,一个人的安静。自从你的出现,才知道,原来我一直在等一个人,等一份缘,候一场美丽的相遇。又遇三月花红柳绿,又见二月烟雨天,心中泛起涟漪,潋滟了一湖春水,涤荡了如水的思念!而今,惟有无悔的眷恋,遗留在被岁月洗涤的心墙。心湖里倒印着你我临水而立的背影,期许着,下一个轮回里的遇见. 今生,好想偷一弯玄月照耀你的梦乡。好想与你独对灯前把酒问盏。好想蝶舞翩跹在你的羽翼下,安享流年。临摹你我的爱情,刻画你我的纯真。抒写你我的情缘,镶嵌在心幕上。

不离不弃,不离不弃。一如初遇初初相遇,一起安然走过时光的隧道,那些所有的轮回,所有的悲喜。你我一起度过,安然着每天。心心相惜,笑迎落花,笑看沧桑,墨舞苍穹,泼墨丹青。记忆的城池里,早春的向阳花肆意疯长,而一朵无语花傲然摇曳着风姿。只为,唤醒那听爱的耳朵!

二 : 把耳朵叫醒简谱

把耳朵叫醒简谱 作词:厉曼婷 作曲:黄征 演唱(奏):金海心

把耳朵叫醒简谱 版本一:本站上传

把耳朵叫醒/记忆城池,唤醒听爱的耳朵把耳朵叫醒简谱 版本二:转自《金色风铃网》

三 : 把耳朵叫醒

[西师大版第十一册课文]12★ 把耳朵叫醒他是一个年轻的画家,但他很孤独,因为他贫困潦倒,无人赏识。后来,他终于找到了一份替教堂作画的工作。虽然报酬极低,但他仍像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似的,全力以赴,不敢懈怠。他无钱租用画室,只好借用一间废弃的车库代替。可事情并没有如他期望的那样出现转机,微薄的报酬仍然入不敷出。他如一只困兽,在昏暗发霉的车库里等待命运的安排。有一段时间,他甚至听到了死神的脚步声。他熄了灯,陷入空虚与无望的黑暗中,周围静得可怕,又似乎吵闹不休。他夜夜失眠,手中的画笔也颓然搁下,没了灵感,没了生机。更令他心烦的是,每次熄灯后,老鼠就“吱吱”地叫个不停。他想拉开灯赶走那只讨厌的家伙,但疲倦的身心让他干什么都没劲,只好听之任之。反正是失眠,他就去听老鼠的叫声,他甚至能听到它在自己床边的跳跃声。渐渐地,他听到了一种美妙的音乐,如一个精灵在这个寂寞的午夜与自己相伴。那只小老鼠不只在夜里,白天偶尔也会大摇大摆地从他的脚下走过。他没有吓唬它,它便得意忘形地在不远处做着各种动作,表演着精彩的杂技。小老鼠使他的工作室有了生机。它成了他的朋友,他则成了它的观众,彼此相依为命。小老鼠也心安理得地分享着他的面包。到最后,它竟大胆地爬上他的画板,并在上面有节奏地跳跃,他默默地享受着一种难以言传的情意。不久,年轻的画家被介绍到好莱坞,去制作一部以动物为主的卡通片。这是他好不容易才得到的机会,他似乎听到理想的大门朝他“吱”的一声开了一条缝。前途是光明的,道路却是坎坷的。他设计的好多卡通形象被一一否决,他再度陷入了举步维艰的境地。他开始怀疑自己是否具有作画的天赋。在一个漫长的午夜,他突然听到“吱”的一声,那是老鼠的叫声。那一刻,灵光乍现,他拉开灯,支起画架,画出了一只老鼠的轮廓。一个伟大的动物卡通形象——米老鼠就这样诞生了。这位年轻画家就是后来蜚声世界的美国人沃尔特·迪斯尼。原来,灵感只青睐那些愿意倾听的耳朵。如果不是这样,谁会想到,曾经在那间充满汽油味的车库里生活过的老鼠,会成为世界上最负盛名的卡通形象?谁又会想到一度迷惘与失败过的迪斯尼会名噪全球呢?把耳朵叫醒,注意倾听世界。相信总有一种声音是属于成功的。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作者潘炫,选作教材时有改动。

四 : 把耳朵叫醒

我们逃离了。

辰,我们终于逃离了。

坐在车厢里我对冰辰说。冰辰的神经冰冷可触,他不说话,沉默着对抗。我无所谓地笑笑,从口袋里取出口香糖,剥开锡制的那层单薄,放进口中反复地嚼着。我不喜欢口香糖的味道,任何一种。我在享受那种反复,一遍又一遍地咀嚼,直到,它的味道它的价值完全不在。有时我会感慨,这个过程是否一种残忍?

我们,冰辰,我们也是口香糖吗?

我们也在被其他的人其他的物反复地咀嚼咀嚼……直到……价值完全不再,不再了,生命不会重复的;不再了,我们都残忍一些好不好,我们不要再对残酷忍让。

我们都是神的孩子。

但我们不全都是幸运的。

我们选择逃离,冰辰,宿命告诉我逃离那个世界我和你都不再是口香糖。不再被任何人咀嚼,我们的生命,不是为了给任何人咀嚼,生命的价值,不止是忍让。我把口香糖吐到纸巾里,抛出了车窗。

我们都不是口香糖。

而过去的,抛给过去吧。

火车呼啸着,口香糖,永远留在铁轨上,它属于洛阳段。

南方的呼吸是脆弱的,她的心脏玻璃一般易碎。从小我在文字里所知道的南方。玻璃。南方缺少了北方的粗犷,她该是温雅而细腻,经不起任何的碰撞,所以生活在那里的人们习惯了小心翼翼。

含对我说,北方人有了冲突喜欢动手,在南方却很安全,南方人喜欢动口。

真的安全吗?我望着含,她的眼睛很漂亮,闪烁迷离,他们也许会把你骂到吐血。

含忍俊不禁,她笑起来真的好迷人,只是她的笑不再属于我的了。易,到了南方你要照顾好自己,你不可以抽烟,不可以喝酒,呃,酒少喝一点是可以的,但是绝对不可以抽烟,你一向很听我的话,不是吗?易你不可以……

我默默地注视着含,她还是好烦的,可是……是不是最后一次了。我转过脸去,我知道我依旧爱着这个女孩。她从来没有不对,爱上她是我的光荣,她离开我则是我的命。神的孩子不全都是幸运的。

易,遇到好的女孩就不要放手。含的声音在轻颤着,她咬着嘴唇,也许这句话她原本是要留在心底的。

不放手,她就是我的吗?我迎上含的眼睛,在含的世界里,我像个无赖似的我不放手,含却最终选择了离开,不是一个世界的宿命,阐述着不该存在一个世界的分离。

我们不属于一个世界。含就这样离开了。

神的孩子不全都是幸运的。含是个好孩子,我却是不幸的,我不是个好孩子。

辰,我们到了。

这是一个小城市,很陌生,还处于发展之中。她属于南方。

辰,我们重新开始吧。南方小城的故事。

恩,小城更适合我们,太过喧嚣会让我想到口香糖。

我点点头,走出了车站。凌晨六点。

薄雾还肆意地弥漫着,比洛阳的空气潮湿许多,温柔许多。

有出租车司机过来揽生意了,请问要到什么地方,八块钱可以跑整个M城。

人生地不熟,我别无选择。

意料之中感觉上绕了好大一圈,到达了目的地,M城学院。

不是讲好的八块钱跑遍M城吗?付钱时司机朝我要十五元,我不由愤然。

他理直气壮地瞥了瞥计程表,八块钱是起步价,超过一公里按三块钱算。

我厌恶地抛给他了一张十元和一张五元,拖着重重的行李朝学校走去。

躺在床上,我点了一支烟,刚放到嘴边,便捻灭扔进了垃圾筐里。

你绝对不可以抽烟,你一向很听我的话,不是吗?含对我说。

是的,我一向很听含的话,物是人非的时候,唯有习惯还是自然而然。

我开始养头发,任它们疯长,遮挡住眼睛,在嘴角跳动,它们倾斜于脸的右侧,很黑很细密,我的发质十分的好,每次去剪头发的时候那位姐姐都夸赞它们,我的嘴角微扬,对于头发我不会不自信。

那位姐姐并不十分的漂亮,栗色的头发卷曲着披到了肩膀,用KENZO的香水,她的身材却是极好。富有弹性的胸部会不时地在我的两肩擦过,瞬间的接触令我不禁轻颤,我想她应该也在享受同样的轻颤。往后的时间里我成为了她的常客,有时她的呼吸会在我的后颈流窜,急促而猛烈。

她的眼睛妩媚地瞟着我。当她站在前面弯下腰给我修刘海的时候,我会饶有兴致地欣赏她那深深的乳沟。她的内衣是黑色蕾丝的。她的胸前有颗痣,妖冶地绽放着。

在她的眼睛里我看到了饥渴。于是我换了一家美发屋。

因为我害怕,辰,你知道吗?那位姐姐已经三十二了。

发尾很长了,我扎起来似乎很别致的样子。我喜欢独特,不喜欢别人对自己指指点点。任何地点,任何时候。有人说我的样子像个街头混混,我拿酒瓶砸了他,然后躲在酒吧里不停地喝酒,但我不抽烟。

我很听含的话,一直都是。

我在酒杯里看见了含的样子,辰,我想我可以忘记,是的,我不是个傻瓜,明明人家不爱你还干吗痴情得死去活来呢。

有人坐在我的对面。是个很英俊的中年男人,他的衬衫很名贵,留着平头。

然后我们一起喝酒。

易,你不该夜不归宿。冰辰在指责我。

我蒙头睡了,不理睬冰辰。

半个月后的傍晚,我接了含的电话。

易,你在M城过的好吗?

恩。

南方的气候和洛阳不同,易你要注意身体。

恩。

易,你不要总是“恩”。

恩。

……

含挂断了电话。

易,你是故意的。冰辰有些生气。

对,我是故意的。冰辰,你听好了,我不再爱那个女人了,我对她不再有任何的感情——

我哭了,我为什么要哭,我不知道。

爱与很,只在一念之间。我开始恨含,为了她我选择了逃离,逃离,却不是一种真实的解脱。

我打了两个耳洞,都在左耳。

我伸手摸着还在灼热的耳洞,突然问自己,为什么不是一个,或者三个。

我的耳钉是银色的十字。我不喜欢吊坠式的十字。那种摇晃给我的感觉很不安全。总担心某时某刻某人用力地也许开玩笑也许有预谋地一扯。痛便流遍所有神经。

我不要任何给我顾虑的物饰。我选择了扎入耳洞紧紧相贴的十字。

仿佛它原本就是属于我耳朵的一部分。

我的耳朵,第一次有了伤口。

其中一个耳洞是空闲的。

我想让它和空气一起腐朽,或者愈合。十字永恒,另外的却只有自生自灭。宿命,谁也无法逃离,我安排耳洞的宿命,我的宿命,是否也可以自己主宰?

早晨,电话响了。

冰辰接的,模糊中我听到了女孩动听的声音,略带一丝慵散。

主人,闹钟吵你起床了。

闹钟真乖,主人已经醒了啦,闹钟可以挂掉电话了。冰辰伸了个懒腰,似乎感到空气的冰冷,下意识地将被子往上拉了拉。

不行,主人要先起床才可以。

冰辰苦笑着从温暖的被窝里爬了出来。

辰,那女孩是谁?

刚认识的,我只知道她叫闹钟,她叫我主人,她的工作就是每天早晨吵醒我。

那你可真幸福!瞧着他无奈地从床上爬起,我故意地说。

冰辰的脸上却洋溢着笑,白痴,我在心里骂着,再次抱头睡了。那个闹钟终于挂了电话,冰辰却重新躺回床上。

大二开始,我决定住在校外。

辰,我们再次逃离了。

我和家人不再联系了。我讨厌他们的指责。索性换了手机号码。昂贵的房租和衣食休闲,所有的经济压力我自己承担着。 [1] [2] [3] [4] [5] [6]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