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智慧小故事励志书里的故事

2017-01-06 16:25

这个世界几乎不合所有人的梦想。只是有些人可以学会遗忘,有些人却坚持,下面这些是小编为大家推荐的几篇大智慧小故事励志书里的故事。

大智慧小故事励志书里的故事

大智慧小故事励志书里的故事1: 成功不是一个人的事

一个富翁在家中被杀,财物被盗。警方抓到两个嫌疑犯——汤姆和彼得,并从他们的住处搜出被害人家中丢失的财物。他们矢口否认杀过人,辩称只是偷了点儿东西而已。警方将两人隔离审讯。

是坦白还是抵赖?显然,最好的策略是两人都抵赖,大家都只被判一年刑。但是两人处于隔离状态,无法串供。从有利于自己的角度出发,他们都会进行这样一个决策过程:我招了,他也招了,我们都坐五年牢;我招了,他不招,我就只坐三月牢,而他会坐十年牢;他招了,我不招,我就会坐十年牢。所以不管他招不招,对我来说都是招了划算。由于两人都会动这样的脑筋,最终两人都选择了招供,结果都被判五年刑,而原本对两人都有利的策略(抵赖)和结局(被判一年刑)则不会出现。

我的家乡也有一个类似的故事:黑蛋和白蛋在漆黑的夜晚要共同去装一车粪送到田里。黑蛋去的时候,带了一把炭锨(家乡人做饭时往灶膛里加炭用的,锨头不到巴掌大小)。他想,反正天很黑,没人看见,就装成很卖力的样子,每往车上放一锨粪,嘴里就发出“嗨哟”的声音,还把炭锨在车厢上“咣”地磕一下。黑蛋听到白蛋也很卖力,嘴里使劲的同时,车厢也发出很响的声音。他暗自高兴,暗骂白蛋傻瓜。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黑蛋想可能装满了吧,就用手去摸车厢,可是还差很远。黑蛋很奇怪,可他心虚,没有说什么,继续假装很卖力地往车上装粪。后来,黑蛋又摸了几次,车厢总不见满。不久传来鸡叫声,东方渐渐泛起鱼肚白,黑蛋模模糊糊地发现,白蛋手里拿的竟是一根棍子。

中国人重感性,所以故事还是故事;外国人重理性,将故事升华成了理论,这就是经济学博弈论中著名的“囚徒困境”。

人们称这种结果为“非合作博弈均衡”,它是美国经济学家纳什提出的,又称为“纳什均衡”。“非合作均衡”实际上是陷入僵局的一种均衡。在这种均衡里,双方都采取了不合作的态度,每个人首先想到的都是自己的利益,进行的都是有利于自己的决策,结果不仅没有使自己获利,还损害了对方的利益,最后大家共同遭受损失。

现在有些企业,为了利润最大化,降低员工待遇,而员工为了获得高薪和自身发展,频频跳槽,结果双方都遭受损失。

成功不是一个人的事,而是大家合作的结果。在囚徒困境里,两个囚徒由于隔离而无法合作,但在现实生活中,企业与企业之间、人与人之间却可以通过沟通、交流、协商而达成合作。比如同类企业之间的兼并重组,彼此之间就由相互拆台变成相互合作,规模扩大了,行动统一了,力量也就更加强大,最终实现双赢。企业和员工之间也可以共同协商,寻求互惠互利、共同发展的劳资模式。朋友之间,为了实现各自利益的最大化,如果能够从扩大合作规模、改进合作方式、提高效率入手,最终也会对双方都有利。

大智慧小故事励志书里的故事2:另辟蹊径

丰子恺先生写过这样一段文字:有一回我画一个人牵两只羊,画了两根绳子。一位先生教我,绳子只要画一根,牵了一只羊,后面的都会跟来。我恍悟自己阅历太少,后来留心观察,果然看见,前头牵了一只羊走,后面数十只羊都会跟着去。哪怕是走向屠宰场。

后来看见鸭也如此,赶鸭的人把数百只鸭放在河里,不需用绳子系住,群鸭自能互相追随,聚在一块。上岸的时候,赶鸭的人只要赶上一二只,其余的都会跟了上岸。

牧羊的和赶鸭的就利用它们这模仿性,达到自己的目的。

生活中不乏这样的盲目追随者,依附者,模仿者。一味模仿,最终像那些羊和鸭子,葬送自己的前途。

伟大的物理学家牛顿年轻时,在别人眼里性格孤僻高傲,行为怪异,别人眼里是另类。近代诺贝尔获奖者,数学家纳什,曾经在精神病院待过,可纳什发表的“博弈论”却被广泛用于生活各个领域。

西方人说成功人士大多为“偏执狂”。成功人士之所以成功,是因为他们有别于别人的思维方式,不会盲目追随别人,模仿别人,他们懂得另辟蹊径。

大智慧小故事励志书里的故事3: 你选择上行还是下滑?

大多数人随波逐流而下,所以不得不被少数逆流而上之人驱使,进入天堂或地狱——由不得自己选择。

任何事物,只要向下,就会自动滑落;而要向上,则必须借助外力的推动。

向上意味着征服。看看那些学校、演讲大厅、夏令营、社会改良及一切向上的活动吧,它们从来都不是自觉的,都须借助外力的推动。

我们的生活也是如此。真正的生活要靠自觉的努力向上攀登。

因而,如果不努力,如果只想沿着阻力最小的地方走下去,我们只会一路向下,然后碰到一堵坚实的墙壁!

看看我们的周围,看看那些勇敢、真诚、无私的人们!他们的数量虽然不多,却肩负着集体的重担,引领着众人努力向前。再看看另外一些人,他们要么疏于努力,要么放弃努力,甚至沦为挡道的垃圾。

大多数人不会去领导别人,也从来没有领导过别人。只有为数不多的有思想、肯牺牲的勇士,才能决定整个群体的前进方向。

大多数人甚至根本没有产生过领导别人的意愿。他们只满足于随波逐流,消磨时光,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他们必将接受少数人的领导,被少数人驱使。

人群好比绵羊。牧羊人可以引领他们升入天堂,也可以引导他们坠入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