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小优美散文3篇

2017-03-20 20:34

短小优美散文 “鸟语花香”下孕育的娇子,子规,啼鸣,少年

昨日,送走星辰下那一抹亮光,虽一秒之刹,却闪世间美妙;今,子规长鸣,耳边奏起清晨的清脆“银铃”;明朝,是否还能有幸站在这里,耳边又是否可以在奏一曲子规长鸣,提出清悲,蹄出宛凉……

独站清晨鸟语下,昂首,望尽天涯路,摆出诗人的气质,犹如沉寂世界中耸立的一截短苗,虽小,虽稚,却勃然生机,听!哀叫不觉,千里幽长,万里共决。乃晨一绝境,独享这一切,独自承受着;犹如汪洋大海中一叶孤舟,欲向前,不知何处是尽头?无奈,一直漂去,一直……

嗅一嗅,绿野见的山茶花,淡淡清香,露珠点缀,宛如含羞答答的婀娜娇子,优雅君子之气,不失贵者之礼,以礼相待。岂敢不敬?

缺少豪烈的文墨,不懂华文修饰;不知点墨之香方能成就千里画,万卷书;无味之下,愿用心头点笔,巧刻曾属黎明前的茶花,红如烈火;红如朝阳。点化清晨下久绝的子规,悲哀婉转,幽幽通长,一卷卷画轴,一声声啼血,雅中丝痛,却仍不失文士之风,春风拂过,拂起细柳,碧流垂髫,轻点池水,游鱼戏石直视无碍,可见,青林翠竹,泉水叮当,秋风落叶,只换诗中略感一笔略伤,转为山谷中久绝之响,听!古琴奏起,伴随子规,悲哀婉转;跟随飞燕,划过山间树梢;行如猿猴,荡起树干间轻轻一跳……树林间,山野间,微风扫过,略带丝寒,悄无声息,转身,身后。则是晨露击石之曲,细水久弹,未曾停止,而远方子规,英英成韵,一声声,一声声……

昨,送走晚风轻拂,寒意笼笼;今,伴随山野,弹奏幽鸣淡竹,春意盎然;朝,是否有幸再次目睹,鸟语下的哀转,啼血;花香下飘逸,婀娜娇子,娇子之美,君子之气,满眼皆然,内心永存!

清晨,一位少年伴随清命长绝,引发无限遐想轻笔勾弹,长谷淡竹。猿声久绝……一切都将归于晨时。晨后,辞去,远方,只有娇子的山歌,伴随细柳点水之工,还在绵绵延长,久而不散……

短小优美散文 水·桥·人

沿着江水一路走去。幻想着水是红颜。静静的流水跳出时间的格式,为人抹平心中的伤痕。重复的流水不会厌烦,会听你默默地倾诉。

每当心情烦躁,心怀忧愁,可以久立在这儿。站在苍桑的石礁上,望着清细的江水,心中不会澎湃,而是更是宁静。因为奔腾的江水带去了忧愁和烦恼。

如果说望水是消愁的办法,那么远观南江景观桥,就是一个消愁并寻找精神力量的佳地。

最爱景观桥,应该只是因为它是我常路过的地方。只要路过,时不时地便会停下来,看看流逝的水,听听吹过的风。每当于此,心情不久就会晴朗。

从远至近,景观桥的影象变幻多姿:

正看,像一艘船昂扬向上,开往天际。那白色的顶蓬像撑起的白帆,挺直身躯;侧看,像一个正在咆哮的龙头,以坚定的声音向世界宣誓:我准备好了,总有一天我要冲破苍穹;斜看,像一只已破茧而出的蝴蝶,抖动着张开的翅膀,想展翅起飞,永不停息……

短小优美散文3篇

这一切一切的比喻,不都预示着我们中华民族矢志不渝的精神,将在未来的明天发扬光大,昂首走向世界。而如今,人们辛勤换来了一个接一个的喜讯:神六成功登天、2008北京奥运的期待……试问:当你看到此情此景时,能不为之动容,为之热血沸腾,而重新投入到充满希望的生活中去!

走近桥上。突然发现那顶蓬纠错在一起,互相连接的柱子好象一根根紧密结合的网络哦!

如果说那桥面代表胜利与喜悦的话,那顶蓬就是用人们团结友爱的力量织成的网,坚强而难以摧毁。

桥上。纯朴的人们微笑着战力。长长的钓线伸进江水的怀抱,等待着小鱼儿们的动静。暖暖的冬阳洒在人们黑黝黝的皮肤上,露出健康的本色。

桥上,总有我固定的位子。爱靠着栏杆,倚着桥柱,享受每股春风,每股泉水。

一阵晚风吹过,眼前已有另一番景色,但终不变的还是那水,那桥,还有那纯朴的人……

短小优美散文 曾经的童真

这些年,我经历了太多。平生最无助的时刻,可以在那童真中溶解。回眸这所洋溢欢笑的小学,才发现——那些甜美早已不属于我。

五年级,我懵懂地告别了那些同学,踏回家中。那天,我与最亲的她玩过后,约定着第二天我还回来。她说:“说话算数!我后天可能就要回乡下了,不见不散。”我爽快地答应。第二天一早,便发觉天色阴暗,层云压在天上。中午,下起了倾盆大雨。雨无情地倾泻,冷落了一颗炽热的心。第三天,我心绪起伏不定地来到了她家,却发现——物是人非了。

时过境迁,但我还是不时地往她家中跑去,知道我相信了——她不会再回来了。

六年级,新环境。在城市里长大的我,在骄傲中度过了这一年,却依旧无法迈越对亲情与童真的颤颤丝线的束缚。

初中,我渐渐安定下来,却越来越怀念那曾经的童真。乡下的环境不能安人心——它们并没有我想的那么美丽。公路好像一面悲打破的镜子,破碎不堪,两旁的行道树沾满了厚厚的灰尘,述说着十几年来的不幸。

我没有停止过对那童真的寻求,一直在找。

那天,我找到她了。

“其实已经过了那么久了对不对?5年=1825天=43800小时,我们终于被时间冲散得七零八落了。他们变了那么多,就算找到了又能怎么样呢。早就回不去了啊…无相忘从来都是骗人的。”她说。

“因为我已经很久没有尝到友谊的甜美了,相比之下‘曾经’真的太美好了。我也希望能看见他们的变化。如今的清溪玷上了尘埃,我难过,曾经的脆耳回音诱我回首,不禁回想的是往日的甜美。”我只能这般回答。

我不知道我离开后发生了什么,但我想知道,尽管不堪回首。我只明白,此处永远没有我想得到的友谊。荒诞的外表,遮不住的是更多的虚伪。

很难摹画的童真,我这笨拙的笔抒不清你的美。甜,烙刻心底。曾经的童真,一定是最美好的!我相信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