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怀逝去亲人的文章

2016-12-06 18:43

带着感恩的心缅怀那些逝去亲人......下面就是小编给大家整理的缅怀逝去亲人的文章,希望大家喜欢。

缅怀逝去亲人的文章:缅怀逝去的亲人

今天是清明节,每个人的心中都充满对逝去亲人及朋友的思念,尤其是我们四川人,我相信每个人心里都充满了缅怀之情,怀念那些地震中失去生命的每一个人……

不觉小舅已经去世六年,现在想起他心中还有些酸楚。小舅的一生波折起伏,因没什么文化在村子里别人总欺负他,他的姐姐(就是我的妈妈)因心疼自己的弟弟倔强着把小舅弄到城里来。其实那时我们家的经济也不宽裕,那时我们还都在念书,爸妈的收入也仅够我们全家的开销。在我的记忆中,小舅很勤劳也很憨厚,做过生意但也只能勉强糊口,因为他总让自己吃亏,从不克扣顾客的称,因此也遭到同行的排齐;小舅白天黑夜的干活,省吃俭用挣钱贴补家用,在外面吃一碗米线都觉得自己是太奢华;妈妈看着小舅的生活如此艰辛,人也又黑又瘦,就和爸爸商量后决定帮小舅找个女人成个家。随着岁月的流逝,小舅已经步入了中年,也错过了最佳的结婚年龄。妈妈为小舅的婚事操碎了心,因为妈妈一心想给小舅找一个善良的女人,哪怕条件差点。终于托媒人在当地的农村为小舅物色了一个大龄女子,小舅也就成了当地的上门女婿。

为稳固他们的婚姻,善良的爸爸为他们跑上跑下开了一间书屋,也给小舅找了一份出体力的活,这样他们一家三口(那时小舅妈已经怀上了孩子)的日子才有所改观。孩子出生后妈妈因心疼小舅就主动把孩子接过来帮着抚养,就这样一直把小舅的两小孩子都养到了十岁,并接济他们读书上学。因为妈妈的爱心偏移也带来了我们的不满,总觉得妈妈偏心,不关心自己的孩子;每次家里做好吃的都先让小舅和他的家人先用,被姐姐遇上了就会对他们一顿讥讽,对他们也是冷眼相对,不懂事的我当时也跟着姐姐一伙,不许他们动我的东西,也不和他们说话;家里的气氛变得紧张了起来。有一天,小舅提出他们想回乡下自己过,说是家里的地不能这样荒废了。妈妈迟疑了一阵看看我们就点头同意了,那时我看到了妈妈红红的眼睛,里面饱含着泪水。

小舅一家搬走后,我们感觉到了空前的安静,但有时又总感觉空落落的,总觉得少了点什么。好几次我晚上起来上厕所,都听见妈妈的哭泣,对爸爸说着担心小舅他们的生活和小舅的身体。

再看到小舅时,我们都长大成人,也有了自己的家庭和孩子。刚看到他时,我还以为家里来了一个收破烂的人,等他叫我名字时才发现是小舅,当时我的鼻子一酸,眼泪止不住地掉了下来。小舅说本不想来,但家里实在很难,想请妈妈帮着找份工作以贴补家用。我和姐姐都认为自己对不起他们,让他们如此贫穷。第二天,姐姐就托朋友帮他找到了工作,小舅也开始了他的再次打工生活。有几次路过他上班的地方,顺道去看他时,都看到小舅就着咸菜吃稀饭,不忍让小舅不堪也就悄悄地离开了。打那时起每次自己家里做好吃的,我和姐姐都会主动邀请小舅,每逢周末回妈妈家也会请小舅一同前往,就是希望能让小舅吃些有营养的食物,当然这些话也只能放在心底。

在我的孩子三岁那年,小舅打工的地方裁员,小舅因年龄太大也难逃恶运。后面我们也尝试为小舅再找工作,可都因他的年龄而告吹,只能安慰他等待机会。小舅怕给我们添麻烦就坚持着要回去帮着做农活,看着小舅瘦弱的背影,我想尽快为小舅找个轻松的工作。

小舅离开一晃就半年。有一天上班,妈妈打来电话哭喊着让我去救小舅,那时姐姐和爸爸在北京,我也不知出了什么大事,就急冲冲地回到妈妈家。听妈妈说小舅出了事,乡下的邻居把小舅送到了中心医院抢救。我和妈妈疯了一般赶到医院,看着小舅妈哭得已经没了人形,表弟表妹也哭着要爸爸。我马上联系了医院的朋友,并请了最好的脑外科专家为小舅亲自手术。可是等到的结果是专家说手术没有太大的意义,只会加速他的生命。因为不懂急救知识,小舅是被背出来的,造成长时间大脑缺血。医生建议我们做好最坏的打算,运气好小舅会醒来见最后一面,当时母亲就晕倒了,我又赶紧请医生抢救妈妈,另一边又安慰着小舅妈说好人有好命,小舅会醒来的。那时的我完全崩溃了,只能打电话向自己的好朋友释放着内心的伤痛。痛哭是最好的宣泄方式,痛了,哭了还是需要振作,因为我需要撑起了两个家,安排好表弟表妹,把自己的儿子送回奶奶家,就电话告知父亲家里的一切,当天爸爸就乘飞机回来了,看着赶到医院的父亲就像看见一颗救命稻草一般,扑进父亲的怀里就开始哭。安排妈妈和小舅妈回去休息后,我和父亲就一直守在医院,等待小舅醒来。因为小舅没有知觉怕长褥疮需要为他擦身翻身,在小舅生命最后的那一周时间我几乎是包揽了亲人和护工的一切职责;平时最怕进医院的我当时却在医院一眼未合的待了五天,眼睛眨也不敢眨的盯着心跳仪。

第六天的凌晨四点半,我突然发现小舅的心跳成了一条直线,我疯了一般在走廊上呼叫医生,等来的却是医生的一句:节哀。当时我认为是自己听错了,像个疯子一样抓住医生不放,请他抢救小舅。悲痛完全占据了我的心理,我对着小舅的身体放声痛哭,直到父亲让我打电话请母亲和小舅的家人过来与小舅道别时,我才强忍住了悲痛。妈妈在医院又一次晕倒,痛不欲生的小舅妈更是敲打着小舅的遗体,大骂他的自私丢下他们孤儿寡母该怎么生活……我的心乱极了,面对这一切不知道头绪在哪儿,只是眼泪像奔泄的洪水一般止不住的流。我也痛恨自己的无能,如果当时为小舅找到工作,他又怎么会回乡下,又怎会发现现在的不幸。但理智告诉我要坚强,现在我是家里的顶梁柱。

应小舅妈的要求,小舅必须送回当地埋葬,因为是他们当地的风俗。没等天亮我就联系了医院门口开殡葬服务的人,和爸爸一起为小舅打理遗体穿衣,安排车辆和处理完医院的手续,就随车送小舅的遗体回乡下。到了小舅家哭声一片,理智告诉我不能悲伤,要开始为小舅的后事张罗。首先,我请他们的亲戚,包括他们的村长在一起商量如何安葬小舅。因小舅心地善良,当地的人都喜欢他,村长是个识文断字的人,我请他帮我一起张罗,由村长落实风水先生选墓地和下葬时间等,我就负责去刻碑和找木匠做棺木,村长夫人负责一帮人的吃喝拉撒。现在回过头去看我都佩服自己当时的魄力,原本在电视上才看得到的情景,都在自己身上一一呈现;当刻碑文被老板敲诈威胁时,我勇敢地面对,以理服人,句句在理,字字入心,老板不仅没有收我高价还免费为我送到村里;当下雨冲坏了水泥,冲坏了山路,人们退缩时,我恳请大家看在乡亲的份上,帮着小舅妈他们孤儿寡母渡过难关,并亲自雇车和工头一起去买水泥,抬水泥,我是一个女人却放下大小姐的矜持和他们一起干活,工头说就佩服我这样的女人,不收钱也要帮我,当时我感动地直点头,流着泪说不出一句话;当地风水先生的地位很高,我端茶倒水生怕怠慢了他,陪着上山下山看风水选墓地,脸和手晒发红,当时正值最热时节;选好墓地又安排泥工去修墓,山上山下指挥着招呼着,那时的我完全忘记自己还是个女人,是个三岁孩子的妈妈。

小舅下葬的当天下着倾盆大雨,让我目睹了乡亲们的团结和朴实。上山的路全部坍塌,为了把小舅的棺木抬上去,按选好的时间下葬,村长夫人组织村里的女人砍竹子緾成粗粗的竹绳,四个壮实的男人抬着棺木,四个中年男人在后面推,前面八个男人在前面拉,腰上都拴着竹绳,因为路滑他们紧密配合着,村里的女人们就把我和后面赶来的表姐表弟紧紧的牵着,连拖带拉地把我们拉上山;就这样浩浩荡荡的一队人就这样把棺木抬上了山,当小舅下葬时我压抑了几天的情感像决堤的山洪一般,我痛哭小舅的去世,感激乡亲的恩情,悲悯表弟表妹失去父亲……

小舅下葬当天的情景让我永生难忘,今年因为我身在成都,无法为小舅扫墓,只能祈祷小舅在天堂一切都好!

缅怀逝去亲人的文章:缅怀逝去的亲人

他们活着时并没在意,一旦离去,感觉竟是如此的空虚。忆起一个个的音容笑貌,想起给我的点点滴滴,才发现,原来,我是多么的幸福。只是,此时懂得,人早已是生死别离。那些曾经给予我的疼爱,每每想起,竟成了我内心深处一种难以抚平的痛楚。也许,随着时光的流逝,我会忘记一些东西,但是,在他(她)们人生中最后的那段时光里,所留给我的那种复杂的眼神,那些难舍的话语,却永远都无法忘记。

——题记

一、

那个圆圆的小帽下,盘着花白短辫的爷爷,只给我留下了一个佝偻着身子的背影。却怎么也忆不起他的容颜。

只记得他走的那天,是一个天气晴朗的早上,阳光刚刚穿过破了的窗纸,炕沿上落下了几个光亮的原点。五岁的我虽然并不懂得大人口中所谓的“过世”,但我清楚的看到,爷爷吐了好多的血,所以我哭了。我想不出爷爷口中的血从那里来,但我知道,曾经手指划破时,是那么的疼痛,爷爷一定是很疼,很疼!

据说,爷爷是在他最后的那一刻,四处寻找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