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描写梅花的经典散文作品

2017-06-16 18:39

梅花,虽不及月季之梅,也不比牡丹之傲气,却成为古今文人墨客赞美的对象。那么关于梅花的散文你知道该如何去写吗?下面是小编为你带来的关关于描写梅花的经典散文作品,希望对你有所启发。

关于描写梅花的经典散文作品

关于描写梅花的经典散文篇一:梅花朵朵

入冬,每天在家中院子里散步,我总要驻足于花圃中的梅树前,心中涌动着一份期盼,期盼一树梅花的绽放。

枝头上,灰色的花苞,已经露出鹅黄的花骨朵儿,正艰难地一点点地膨胀,就象孕妇即将临产似的。在树的下端,枯叶浓密的枝间,仔细看,已见三五朵梅花悄然地开了,俯下身,一缕暗香淡而沁人。只是满树的叶子,虽已由绿变黄,也已转枯,但任凭寒风撕扯,还是紧紧牵附在树枝上。

花能开,叶为何枯?枯了,又为何不落呢?经过几天的观察和沉思,才有所醒悟。一旦尽秋,已无温暖的阳光,也没有了充足的雨露,梅树只能忍痛割弃满树绿叶,独立在这冰天雪地之中,在把根更深地伸展于大地吸其地气的同时,积蓄全身的营养,喂养并孕育着那一树待开的梅花。更为了有足够的力量,爆裂出一朵朵花。而枯叶的不舍树枝,正是用最后仅剩的温存,为每一朵待开的梅花遮风挡雪,尽量使其少一点消耗,省一份精力。你细瞅就会发现,每一个花骨朵儿,都偎在枯瘦的叶子的怀里。只有在梅树的最高处,有少许花苞现于枝头。正因为独自经受着风雪,所以,也是开得最迟的。当满树花开的时候,一片片枯叶就会悄然而落,把一树的辉煌和灿烂,呈献在人们面前。让缕缕梅香,弥漫在寒风中。

在百花中,我最喜梅花。是的,春天是热闹的,做桃李都好,沐浴在阳光里,感受着春风的抚慰,唱唱赞歌,享受着人们的观赏和爱慕。谁都可占一席之地,领领风骚。可是,在这灰暗而又凄冽的冬季,总要有花燃一份春的希望,指一条通向阳光的路。独有梅花,甘于舍弃万紫千红的春,而选择在这冰天雪地里开花。一树梅花,从孕育到开放,又要经历怎样一个艰难而又漫长的过程。面临的不是一朝一夕的寒冻,而是整个冬天的冰霜和雨雪。没有温暖的阳光,没有和煦的春风,只有孤独作伴,只有寒冷相陪着。这一份严寒谁愿经受?这一份寂寞谁甘领略?这一份坚贞谁愿持久?尤其是还要在孤独中绽放出迎春的花来,这份责任,谁更愿承担呢?

待到大雪纷飞,期待着梅树花开,成了人们的向往;赏梅,也成了人们最好的去处。可是,许多人只知道欣赏梅花,又有谁知其中的艰辛?许多人喜欢梅花,又有谁愿与她同行?更有谁愿做梅呢?

我不禁想起行吟在汨罗江边的屈原,在零丁洋上叹零丁的文天祥,在黑暗里举着火把的鲁迅。从他们身上,我看到了梅花的风骨和梅花的精神。正是因为,他们虔诚地跪伏于这片让人爱也让人疼的土地,在寒冬里坚守,经得起这份磨难;在暗夜里渐行,有一身胆气;在孤苦中思考,长一颗坚贞的梅花心。所以,历史的灰尘越厚,岁月的风霜越久,他们的诗篇和文章越是发出耀眼的光来。也让许多名噪一时的称之为人物的名士,在他们人格魅力的光芒照耀下,显出其小来。使其自认为高雅的文字,不得不褪尽铅华和浮美,露出卑贱的灵魂和瘫在脚下的早被香水浸酥了的骨头……

在这阴冷的天,风往骨子里钻。路上行走的人,不再象春秋那样,敞开胸怀,那么张扬,那么潇洒,而是紧扣衣领,缩起了脖子。而此刻,当我写这篇关于梅的文字,转头仰望窗外铁骨虬枝的梅树时,心头总感有一股暖气在缓缓升起,耳边响起普希金高昂的声音:

我为自己建立了一座非人工的纪念碑,

在人们走向那儿的路径上,青草不再生长,

它抬起那颗不肯屈服的头颅,

高耸在亚历山大的纪念石柱之上……

关于描写梅花的经典散文篇二:又一年梅花盛开

春夏秋冬,轮回一夏,深冬瑞雪,秋来飘零,春去复始,夏尽冬来。回眸走过的路,唯有冬天的雪地能够看到脚步的印迹。那一片片洁白的雪花,从天际来,飘飘洒洒,自由、奔放,寒风微微吹拂,好不盛景。

我喜欢下雪的日子,看到大地一片洁白,感觉生活本应该是这种颜色。如雪花般简单透明,来了,等艳阳过后,走了,静静的,悄悄的,从不炫耀,从不留恋。不过倒是委屈了梅花的孤傲,雪花融了,梅花也开始了凋落,片刻显得整个冬天的生机失去了专属的美丽。

从小听着雪中红梅的身影,始终未亲眼所见,多少次梦到那一院梅花盛开。如伊人之姿态,在皑皑白雪中翩翩起舞,曼妙的舞姿醉了雪夜,醉了今朝。如美人之俏丽,纷纷飘落的雪花像幕帘,如丝绢,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娇媚,倾城一笑,美艳四方。如诗如画,如歌如泣,美不胜收。

始终未见梅花的怒放,生命铿锵里燃烧的倔强。虽生活在北方,却总是无意间,一个稍纵即逝的日子,冬天就走了,腊梅长出了新叶,再无清香留存。今年看到腊梅的秃干一直傲立的寒风中,始终未见梅花绽放。都说腊梅,却不知腊从何来?翻阅了一些资料才得知,腊梅花朵如蜡般,或称寒梅,又言雪里花,还有好几个未听过的名字,便是自己喜欢这名字的雅致。

腊梅深冬绽放,映着白色的雪花,显得清雅脱俗。往年不识梅花,见过那一树的黄色,心中一直猜疑,深冬岁寒,哪一朵花迎寒绽放?恰如冬天如梅,梅来冬正胜,看似梅花,却总与心中那一树红梅有所不同,未见梅花影,不解梅花情吧!

今年早早的格外留心腊梅树,生怕错过了它最艳丽的时刻。前几日的一场薄雪,未见梅花盛开,这第一场雪的情怀也少了几分兴致。想着看雪花飞舞,观梅花怒放,寒风习习,似雪花与梅花共舞一曲,该是多美的意境。怨梅花不顾冬天盛情相邀,寒冬不寒,雪影寥寥,怎奈梅花负卿之念,还愿久盼不离,定守的一片盛景。

不料昨夜一场大雪,一夜间梅花园绽放如春,远远望去像夏日里披肩的薄纱,轻轻依偎着大地。微风吹来,像一串串精美的流苏,摆动的千姿百态。慢慢靠近,黄色的花瓣,层层递进,远近高低不同,嗅鼻而来那一阵阵淡淡的清香如酒酿的老窖,韵味深长。此刻,让我想起了崔道融的一首诗“数萼初含雪,孤标画本难。香中别有韵,清极不知寒”。

是的,寒冷的风像针刺一般紧贴肌肤,那一缕缕暗香送来,何止腊梅忘了冬季的严寒,怕是自己也忘了独立雪中寒风吹,忘了鹅毛的大雪染白了衣衫。轻轻剥开手套,露出暖热的手指,轻轻触碰那一朵朵娇嫩的蜡花,白与黄相间,让人油然而生一种怜惜的情愫,不觉悲伤起来。

不知此刻的梅花能绽放几日,那一团团黄色的小花,不忍让它落入雪中。梅花似雪,雪似梅花,然,这奇绝的一景,却要成一场如昙花一现的惊艳,多有不舍。可,待庭院锁不住春风,左右不了寒冬的归去,这一场风花雪月的情怀,该如何收起再观四季?

周而复始的年轮,总也挡不住前进的脚步。今年腊梅盛景如此,明天雪的身影能否如斯期盼赴约而来呢?那满枝的景色是否还能守住冬天最美的一场相遇?

愿“朔风如解意,容易莫摧残”。不语的雪中花,粗笔蘸墨画尽了今年冬天的一幅千里冰雪,万里梅香的盛况,纵是凋落风中,随风而去的悲伤时刻,多了几分寄托,心感安慰。

关于描写梅花的经典散文篇三:我爱梅花

我喜爱各种美丽的花。玫瑰花的凝重热烈,舒展奔放,令我为之心动神往;荷花的典雅脱俗,冷艳幽香,令我为之仰慕倾倒;菊花的雍容端庄,秀外慧中,令我为之赞叹敬重;牡丹花的妖娆多姿,国色天香,令我为之痴迷眷恋……然而,我最喜爱的还是梅花.

梅花具有天生的丽质芳姿:花形秀美多样,花姿优美多态,花色艳丽多彩,气味芬芳袭人.

梅花的颜色最常见的有红、粉红、白色。红色的梅花艳若桃李,灿如云霞,又如燃烧的火焰、舞动的红旗,极为绚丽,颇具感染力。观之使人受到鼓舞,感到振奋,心中腾起异样的激动。粉红色的梅花如情窦初开的少女的面颊,带着十二分的羞涩,如描似画,柔情似水。置身其中赏心悦目,遐思无限,流连忘返。白色的梅花如银雕玉琢雪塑,冰肌玉骨,是那么清丽超然,清雅脱俗,清白无瑕,清正无邪,令人望之肃然起敬。梅花芬芳浓郁,暄香远溢。若去赏梅,尚未近其树,未见其花,便先有浮动的暗香阵阵袭来,为你引路。待徜徉在梅花丛中,则香气盈怀,你若深深地吸上一口气,更是清香满口,沁心入脾,顿觉心旷神怡。梅香还能持久,赏梅归家,那梅香仍沾襟染袖,萦身绕体,数日不绝。

梅花跟其它的花可不一样,他甘于寂寞,妩媚脱俗,淡泊名利,无私奉献。别的花大都是在春暖才开花,必须水土、气温合适才能开花。而梅花却不同,在寒冬腊月之际,梅花迎着刺骨的寒风、冰冷的大 雪顽强生长。越是风欺雪压,越是狂风呼啸,花反而开的愈精神愈美丽。她不因没有彩蝶缠绕而失落,亦不为没有蜜蜂追随而沮丧,更不似那癫狂柳絮随风舞,也不学那轻薄桃花逐水流,而是无私、无怨、无悔地默默绽放于严寒之中,给人们的生活带来欢乐和美的享受。梅花品格高尚,铁骨铮铮。她不怕天寒地冻,不畏冰袭雪侵,不惧霜刀风险,不屈不挠,昂首怒放,独具风采。人们见到梅花,便会受到坚强、刚正和高洁气质的熏陶和激励。

我爱它与众不同,迎霜斗雪的风姿。我爱它秀美清雅、柔弱顽强的性格。我爱它那朴实无华的神采。然而,我更爱的却是那傲雪迎风,顽强不息的高尚情操和斗争。

关于描写梅花的经典散文作品篇四:蜡梅花又开

来这所大学的第一个冬天,那是我们在排练协会节目的时候,我在夜色朦胧中发现了你,翠绿的叶子,嫩黄的花朵毫不遮掩地显露出来,走近你,低下头,那种沁人心脾的香,那种让人陶醉的香扑面而来。记得在读高三的时候,教室后面的场院里就有一颗蜡梅树,花开之时,那种香总是能够穿透冰冷的墙壁,融进我的心里,这时,我总会毫不顾忌地把窗户打开,贪婪地享受着那浓浓的香味。

转眼,提笔之际,已是来学校的第二个冬天。如果说我能够有超能力,真想把学校冬日的风变得小一些、温暖一些!今年,少了去年的绵绵阴雨,多了些暖人的阳光,但冷风和阳光并不冲突,有阳光的日子依然有刮不完的冷风!蜡梅树在校园里到处都可以看到,但是它的树干却是那么的平凡,平凡到你根本不可能相信那么不起眼的树木能够孕育出蜡梅花,只有等花开之时,路人才会知道,原来这就是蜡梅树。

每天忙于琐碎,似乎少了些关注生活的时间和精力。中午,难得的阳光,下课后和好友走在去食堂的路上,一抬头便发现了你那久违的身姿,在阳光的照耀下愈发变得那么晶莹剔透,那么神采奕奕。今年的花期好像有所推迟,不知是否是暖人的阳光让你迟迟不肯绽放,树梢上多数都还只是花苞,拿出随身的相机,记录下了这美好的瞬间,这美好的心情。

世人大多赞美梅花的坚贞,而却忽略了蜡梅。在我看来,蜡梅和梅花并不相同,梅花大多冬尽初春开放,而蜡梅却是在冬季开放,伴随了整个冬季,这是蜡梅无法更改的秉性,或许比起蜡梅,梅花更能够懂得吸引世人的眼球吧。

蜡梅花开花又落,新人徒添离愁绪,看不完的花开,短短的人生路途中我们又会遇见哪些值得我们放慢自己的脚步,慢慢去欣赏的风景。

青春年华最是精彩,得到的固然高兴,失去的,或许有后悔、有不甘,但痛苦过后沉淀下来的才值得我们细细地去咀嚼,我们也可以坦然地把它深埋在自己心底,等将来拿出来慢慢地去回味,慢慢去感受自己肆意不羁的青春年华。

关于描写梅花的经典散文作品篇五:谁说梅花没有泪

作者:空谷幽兰

半城暮雪映关山,一抹冰蓝几度寒。汐岸枯枝栖冷月,残香远逸落梅天。

暮雪晨霜,水远天长,时光流转,兀叹寒凉。谁的思念,仍在那云水相接的地方?谁的泪光,在瑟瑟冷风中凝结成了冰霜?四季推移,切切守望,山,依旧隐隐;水,依旧茫茫。

玉雪柔柔,渡不了远叠嵩峰;金风弱弱,暖不绿近塘寒柳,在季节交替的夹缝中,梅蕊含笑,粉泪冰雕,冷暖与谁同秀?

古道逸唱西风度,斜阳默念天涯路。流水清音似旧时,更有鸦声话如故。

独倚时光的门楣,轻解岁月的罗衫,抖落一襟的芬芳,熏醉了指间诗行,染湿了浅墨画舫,袅升起千年的沉香,问,诗中情,画中意,谁人予?

落拓江南,不羁白衣,烟雨醉斜阳,入了谁的眼眸?悠悠古道,碎碎蹄声,瘦马度西风,惹了谁的心疼?不知那流年的身影,曾瘦却了几多愁;不知那一缕薄雾,曾锁了几世的秋。

流光无语化成诗,莫问今朝是几时。十丈软红拴不住,千须一翘总嫌迟。

苇岸长亭,风遣芦花伴雪飞,点点皆是离人泪。几番秋寒翠尽蒹葭苍?几度冬雪飞扬梅花香? 几多冰眸寒塘空怅惘,暗香如故,星月依稀,是不是因为北国的雪化成了江南的雨?还是因为江南的梅醉在北国的雪雾里?

枕一弯梅花梦境,穿过千年的风月,将遥远的青衫守成如雪的白月光,抱在柔软的怀中,暖成一片似水汪洋。剪一蕊心梅,悄然绽放,片片晶莹,滴滴流香,于每个相思的夜晚,氤氲在清影迷离的远方。

系君一生情,负我千行泪。 我深知,远方是我望不穿的一帘烟雨,我深知,烟雨中的那身蓑衣是我一生拭不干的泪滴。于是,我把春天的雨蝶守成冬日里的梅翼,又把冰山冷月守成了夏日的小溪,在红尘深谷中,唱响高山流水的韵律,同时也惹来梅花三弄的断肠曲。

斜暮幽心归处,笛曳一川烟树。眸尽雪千重,水上轻舟寒渡。如故,如故,倾痛一江薄雾。

笛声渺渺,梅香漾漾。几许欢聚?几断柔肠?深知昨夜的相依定会痛了今日的别离。深知自古多情多悲泣,可漫漫红尘,总有一次相遇会牵绊你的一生,总有一个荡气回肠的名字,令你噙在唇齿间不肯丢弃。冰蓝的月光下,你的清影如斯隽永,你步步清风的跫音我依旧会识,你眉间淡淡的忧伤我依旧会懂。

也许爱就是牵肠挂肚,也许情就是永远散不去的痛,一如此时,泪水决堤的我,把云水一方的你染成平平仄仄交织的诗句。

如果不曾相遇,又怎能会诺诺相依?如果不曾相依,又怎能忍受痛苦的别离?如果不曾别离,又怎能懂得如何相惺相惜?

相思惹人老,风雨催花凋。 当岁月的梭子织成眼角的细纹,我相信,依偎在你肩头的那缕暖,可以为我抚平。当时光之旅迎得陌上花开,我相信,你深情的吻可以让我看到,栏外年华未央。

彼岸,梅香正浓,此岸,依旧飞雪漫天。当你再次身栖梅塘湖畔,深嗅梅香的气息时,可否也会看到,我沉沉的思念已缀满了你的梅枝,还有梅蕊凝结的点点清泪在悄悄滴落......